天才一秒记住【趣书小说】地址:qushuxs.com

“詹将军!我等被困了!”

作为开路营的先锋,在死了孪生胞弟之后,詹佐并没有逃脱困局。在他的身边的人马,一个接一个的不断倒下,死在火海中。

陈盛单臂操刀,带着人马厮杀了几阵后,将詹佐逼到了绝路。

詹佐怒骂数句,悲吼一声,举刀割喉而亡。他与胞弟詹佑,终归未能杀出一番将名,便草草死在了这里。

“陈将军,火势要大了,若是不撤,只怕我等也要受困。”

陈盛握着刀,皱眉往四周看了看,迅速点头。再没有半分犹豫,一下子收拢人马,往本阵方向退去。

另一边的苏尘,同样也退了回去。

在其中,更有徐牧分出的十几路侵扰人马,在各个裨将与校尉的带领下,也一同退回了本阵。

火势之大,根本不是他们能掌控的。

但还好,先前便在自家主公的军命下,凿了壕沟,用了各种避火的手段。

“主公放心,柳沉那边的人,此时已经避无可避。”

徐牧抬起头,凝视着前方的火势。他所能做的,便已经都做了,总不能让士卒在火海里追杀。接下来,只能这支北渝大军,葬身火海的消息。

在先前,他已经收到暗探的情报。柳沉深入芦苇荡追击,带来的七万大军,火势与侵扰中,已经战损万多人。

这浩浩荡荡的苇村芦苇荡,当是柳沉的丧命之处。

“对了主公……我有一事不明。”

“怎的?”

陈盛想了想开口,“为何要留出一条隔火道,让北渝人逃窜。”

“与围城之法,异曲同工。围三阙一,彼方大军只怕乱势更甚。如此一来,不管柳沉下什么样的军令,但士卒知道有活命的机会,都会抗命不顾,只知往这条隔火道逃窜。”

“隔火道那边,我已经让费突带着万人埋伏,这般的地势与火势,无非是另一个死法罢了。”

或箭杀,或戟杀,慈不掌兵,这一次,他要做的,便是将柳沉这碍眼的小书生,彻底留在这里。

……

此时的柳沉,不慎被火势燎到,迫不得已扯掉了发冠,徒留一副披头散发的模样。

他喘着粗气,手里的那柄尚方剑,只成了拐杖之物,被他用来杵地,稳住摇晃的身子。

“徐贼,布衣贼!如此险恶歹毒之人,怎能禀领袁侯爷的衣钵!你烧杀二万人,天公必不容你!”

“军师,军师!”一个面庞发黑的裨将,焦急地走过来。

“军师,大喜之事!我等发现了一条隔火道,能通到沼泽之处!已经有不少的士卒,往那边逃窜去了!”

“愚不可及。”柳沉目眦欲裂,“岂不闻,围三阙一的战法。这分明,是蜀人用来坏我军心的法子!”

“军师,能否杀过去……若杀过去,说不得能活命。”

“不可能的。徐贼敢留出这条道,那便是说,早已经有了万全之策。隔火道又窄又去,去多少人,便要死多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一品布衣》转载请注明来源:趣书小说q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性转成黑皮辣妹后我成了顶流

性转成黑皮辣妹后我成了顶流

拿铁走冰
我叫东堂葵,出生于咒术名门东堂家。虽然比不上御三家名气大,但从小因为过高的天赋和罕见的术式而备受推崇。但没有用,因为我是个女孩,注定无法继承东堂家。所以我离家出走了。原因是父母竟然安排我这样青春无敌的高中美少女和一个已经二十四岁整天游手好闲...
言情全本45万字
神女赋

神女赋

醋溜土豆丝
江湖便是你我的故事,是武道的上下而求索,是孤寂路上一道清冽甘泉。这个江湖有你有我,有数不尽的英雄人物,有看不见的恩怨情仇。莫言年少轻狂,这一路江湖,自当执剑以破万敌。
言情连载93万字
将进酒

将进酒

唐酒卿
【有修改提示皆是在解锁中】浪荡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恶狗对疯犬。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圣旨救不了我的兵,朝廷喂不饱我的马
言情全本163万字
穿越之弃子横行

穿越之弃子横行

叶忆落
“我要娶他!”“凡少,人家是富二代,红三代,京都有名的贵公子,他不会嫁给你的。”“为什么不?我英俊潇洒,聪慧过人,一步百计!”“凡少,白少不是你这么想的。”
言情全本353万字
失恋太长

失恋太长

八分饱
连追妻火葬场机会都没有的换攻文学原创小说-BL-中篇-完结HE-现代-年上向初失恋了。本以为冬天已经很长了,原来失恋更长。CP:谢时君X向初年上九岁本质上是个换攻文学温柔老男人=治愈失恋的灵丹妙药攻受都有前任,且前任戏份很多,攻有个领养的女儿
言情全本18万字
单恋禁止

单恋禁止

归鸿落雪
江霄有个暗恋十年的人,他鼓起勇气准备表白,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打断。他只来得及将人护在身下,尚未诉诸于口的爱意随着死亡永藏喧嚣。付清舟在轮椅上坐了十年,是个了无生趣的工作狂。直到一场车祸,沉默寡言的司机将他死死护进怀里,在鲜血淋漓中落下一吻。在他惊愕的目光里,对方停止了呼吸。从前不曾在意的细节一一浮现,江霄死后,付清舟爱上了他。这是场注定求而不得的暗恋,隔着生死,他永远无法将爱意宣之于口。——江
言情全本4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