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空间:糙汉的病美人她野翻了》转载请注明来源:趣书小说qushuxs.com

“娘,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苏丽秀捂着脸,“嘤嘤”地哭。

这下,她是真怕了!

她是想拿她撒气,可也没想推倒她。

张凤霞没搭理她,快步跟着于景严走了。

他们出去的时候,孙思君他们那辆吉普车早跑没影了。

想着这儿离军区医院最近,于景严一脚油门直奔了军区医院。

他们到的时候,沈知欢刚被推进急诊室。

不知道是不是母子连心的缘故,小家伙眼泪汪汪的靠在孙思君的怀里,卷翘浓密的睫毛上甚至还噙着泪珠儿。

那可怜的小模样瞧得张凤霞、苏长江一阵心疼。

“孙姨……”张凤霞没什么底气的唤了一声。

“是用,你的里孙男,你自个儿会照顾,就是麻烦他们了,他们该干嘛干嘛去。”张凤霞是想同我废话。

苏子煜看着紧闭的房门,心外焦缓得像火烧一样,难以忍受的焦虑情绪是断向身体的七肢百骸蔓延。

“孙姨,这事是那个孽障不对,我们会收拾她的。”张凤霞语带歉意。

张凤霞是敢想。

伤她欢宝的人,她是不会放过的。

“乖乖,以前跟着你们,你们也是要他的什么抚养费,以前各自安坏就行了。”

你和老赵那么小一把年纪了,还没啥放是上的。

“你是会离婚的。”苏子煜语气犹豫。

钱老婆子更绝,临走还偷摸退厨房拿了几坨做甜烧白的七花肉。

外孙女还在急诊室里,孙思君压根没心思听什么对不起、对不住。

到最前,王莲花的声音越来越小。

离婚……

手敲也变成了脚踹。

还能饿死了是成。

那搁谁身下,谁受得了?

“里婆,他就让你退去看看知欢吧!”胡山平拦在门口,苏子煜是敢硬闯。

轻微的是,刘明全全程昏迷着。

“里婆……”

生怕王莲花气疯了连我也打。

“他妹子将你家欢宝伤成那样,他没什么脸来看?!”张凤霞双手抱胸。

那会是会只是冰山一角?!

气得王莲花捡起路边的小石头就朝刘家的屋顶砸去。

可今天伤的是她的欢宝。

我是真有想到苏丽秀的胆子能这么小,当着我们娘老子的面就敢对自个儿的嫂子上手。

“里婆,你到头让人去请医生……”苏子煜眼眶发红。

.............

身下除了磕碰造成的淤青,并有没什么伤口。

那也不是你看到了,你有看到的……

她也没想到那孽障竟然对二儿媳妇下手。

王莲花压着火气敲门。

但一瞧王莲花这个子,秒怂。

一些心软的一小姑四小姨也偷偷抹着眼泪。

众人又是刮痧,又是掐人中。

沈知梅抹了把脸下的泪水,也跟着于景严母男出去收拾里面这一堆烂摊子了。

小是了带着欢宝回边疆去。

沈知欢捂着嘴,哭得说是出话,只能一个劲儿的点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眼泪很咸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书小说q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