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易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书小说q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主仆二人左瞧右瞧都只觉得两幅画毫无相干之处,难为师傅只花了一天时间就将这样巧夺天工的画儿给画出来了。

欣赏了一会儿,秦玉璃随口问道,“你们去哪儿了?这么这样晚回来。”

主仆二人在身后对视一眼。

谢芷言浅笑不语,半夏上前一步道:“下午和姑娘在园子里逛呢,谁知碰上仙人了。”

这话引起了秦玉璃的好奇心,他放了画。凑过来问:“哪儿的仙人?怎么我从来也没见过?”

半夏吊起他的胃口,却不肯直接告诉他,弯弯绕绕的道:“这仙人出尘绝艳,气质不凡,座下还有一女童,生的也是灵秀可爱。”

秦玉璃心生向往,原地出神半刻,道:“可是白衣飘飘?手持青莲?”

古画上的神女多是如此形象,白衣脱俗,青莲典雅。

“非也非也。”半夏摇摇头道,“碰见仙人的时候,仙人正抚琴奏乐,一身青色衣裳,肤白黑发,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

半夏说的十分具有画面感,秦玉璃又是一阵神往,追问道:“然后呢?”

见他这样着急,半夏反倒不说了,她转头放了东西就欲出去。

秦玉璃伸手拉住她,“你说完呀,遇见仙人,她可说了什么?”

半夏但笑不语,出门而去,秦玉璃见她不肯说,又转过来问谢芷言,“仙人究竟说了什么?值得你们这样给我打哑迷。”

桌椅上摆好了现切的瓜果,谢芷言坐在椅子上看师傅画好的图,秦玉璃便体贴的用牙签叉了一块给她。

“好姑娘,快给我说说,你们真遇见仙人了?仙人究竟说了什么?”

他被这件事搞得抓心挠肝的。

谢芷言被闹得没了办法,只好放了手上的图纸,无奈的转头看着他,“仙人名为柳丝丝。”

这个名字乍一出来,秦玉璃还没想起来是谁。

“柳丝丝?柳丝丝?不像仙人的名儿啊?怪耳熟的。”他嘀咕着。

见他确实不像装的样子,是真的不记得柳丝丝了,便提醒道:“先夫人救下的孤女,赐予侯爷做了妾。”

这样一说,秦玉璃便想起来了。

印象中是有这么个人来着,整日孤苦哀愁的样子,二人见面也都是客气一下。

如今被谢芷言提起,他抓心挠肝的想起来几件关于柳丝丝的小事来。

头一件是她刚入门的时候,刚被抄家,沦为奴籍,整个人如同失去了保护伞的鹌鹑,弱小又可怜,说话做事都是小心翼翼的。

哪怕先夫人可怜她,以表小姐的身份让她在家中住下,她也是战战兢兢的,唯恐被人嘲笑。

第二件事便是她入府两三年的时候,那会儿的她被先夫人养的气质脱俗,她也很争气,读书写字样样都比秦玉璃强。

先夫人常常夸起她就是说“可惜了是个女子,要是个男儿就好了。”

柳丝丝当面从来都是柔顺恭谦的,对先夫人说:“丝丝不才,不及小侯爷半分。”

背地里,秦玉璃却听见她跟自己的丫鬟说:“我若是个男儿,断不叫小侯爷将侯府弄到如今地步,表面鲜花着锦,内里却烈火烹油。”

自此,秦玉璃便觉得此人人前人后两副面孔,对她不大搭理起来。

恰好柳丝丝也十分看不惯他,是以两人往来本就不多,此事之后更是接近于无。

对于秦玉璃来说,柳丝丝就像是母亲闲暇时养的鸟儿,用来解解闷的。

母亲膝下无女,便格外喜欢女孩儿,对柳丝丝也是关爱有加。

甚至殉情之前,还给她安排好了去处。

她说:“丝丝面上瞧着柳枝儿一样软,其实内里烈的很,以后嫁人怕是没有几个夫家能容她。”

然后就强迫柳丝丝给秦玉璃做妾,让侯府一直能养着她。

想到这里,秦玉璃心一虚,他都快忘记这个人了,如今被谢芷言发现了,他倒不好解释了。

特别是,母亲临终前还放心不下柳丝丝,吩咐秦玉璃要好好照顾她。

这三年来,自母亲死后,柳丝丝就自请搬到最边上的院落里,又不常出来走动,他都快忘记这个人了。

“这个......”秦玉璃想了想,索性破罐子破摔,“不用管她,有她一口饭吃就成。”

这话实在太过分,谢芷言谴责性的看他一眼,包容大度道:“无妨,妾身不是个不能容人的,小侯爷只管将柳姨娘搬出来便是。”

“妾身今日瞧着柳姨娘身体不太好,可要找大夫来看看?”谢芷言关心询问。

秦玉璃哪里知道这些事情,他也不知道柳丝丝身体好不好,不过听着谢芷言的意思不大好,又有母亲的遗言在先,他便含糊的点点头。

“都好都好,你看着办吧。”

说完,他突然想起来一个事情,又转身道:“她不一定愿意搬出来,清高着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春莺啭

春莺啭

海青拿天鹅
姚馥之出身士族大家,自幼习得出神入化的医术,在大漠偶遇左将军顾昀。顾昀出身京城勋贵顾氏,是开朝以来最年轻的列侯,与另一位闻名天下的美男子谢臻并称“东洲明珠西京玉”。朝廷征讨犯边的西羯,主帅病倒,顾昀听说附近的涂邑有良医,亲自赶往请医,却与年轻的女神医姚馥之刚见面就闹得不愉快。顾昀对姚馥之猜疑防备,却在相处中对她暗生钦慕。二人彼此暗生好感,却因故不得不分别,不久各自回京。姚馥之儿时青梅竹马的玩伴谢臻
言情连载51万字
医生帮帮我

医生帮帮我

薇子
阔别四年,手术台上的不期而遇,让她不得不“赤身”与他相对。原以为只是擦肩而过,却不想是新的纠缠开始。他步步紧逼,她处处躲避,只因她知道他对她恨之入骨==接近她,无非是要报复昔日她的背叛。*“你以为找个男人当靠山,我就不敢动你一分一毫?”他捏住她的下巴,深邃的眸子放射出…
言情全本167万字
穿成咸鱼的我每天都想唱歌

穿成咸鱼的我每天都想唱歌

摘星怪
一觉醒来,薄岁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耽美灵异文中。这本书中主角攻是特殊事件管理局挂名大佬,主角受是天师世家继承人。而他,只是一个和主角攻受住在同一栋楼中的咸鱼炮灰。好在咸鱼很安全,薄岁松了口气。然而直到某天夜里,薄岁发现自己好像也……不是那么的安全。他的头发不受控制的生长,半夜之时总是充满爱怜的环绕着他,眼睛在看着镜子时变成了异色,好像瞳孔之外还有另一副颜色。薄岁隐隐发现自己好像觉醒了什么莫名其妙的东
言情全本81万字
斯文败类

斯文败类

狮子歌歌
变态vs疯子,天生一对坏种。高亮提示:攻心理变态,受性格扭曲,两人关系不平等,仇野x钟煦,控党慎入。HE。钟煦最后悔的,就是推开了地下室那道常年上锁的门。遍布各个角落的猩红摄像头指示灯,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之眼,密集的令他脊背发麻。“啊,真不乖。”后背传来一声轻巧的责备。钟煦不禁打了个冷战。他听到那个向来温柔的声音略带苦恼地说:“被发现了,怎么办呢?”……后来,他终于“得救”,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你
言情全本27万字
魔道祖师

魔道祖师

墨香铜臭
前世的魏无羡万人唾骂,声名狼藉。被情同手足的师弟带人端了老巢,纵横一世,死无全尸。曾掀起腥风血雨的一代魔道祖师,重生成了一...
言情连载90万字
深陷

深陷

程与京
丛京从小于沈家长大。沈家人人都对她很好,唯独那个斯文优异的沈家哥哥。沈知聿对外温柔礼貌,为人冷静自持,独当一面,是圈内名声最好的公子哥。然而只有丛京知道他的真正面孔。男人温柔摘下眼镜,视线慢条斯理锁定她:“阿京要叫我什么?”听到他的声音,丛京背脊下意识僵直,手心都出了汗。丛京跟了沈知聿快两年。守着他们心知肚明的地下关系,最终不愿再做菟丝花,顶着压力和他提了分手。当时沈知聿只坐着,指间掐着烟,眼皮都
言情全本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