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太荒谬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书小说q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道道金辉自虚空之中流淌出来,在程光的面前,逐渐汇聚成了一柄剑的模样。

哪怕只是虚影状态,程光也能够从这虚影状态之中,看到一缕缕寒光,感受到无比的锋铓。

程光缓缓探手,一手轻轻地触碰到那由金辉汇聚而成的剑身上。

当程光的指尖触碰到剑身的时候,好似有一道流光自剑身之上波散荡漾。

流光流经过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渐渐变得凝实。

不过一会的功夫,一柄通体呈现白金色的华贵之剑,出现在了程光的眼前。

“这就是天子剑?”

程光眼眸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白金之剑,其中不禁流露出些许的惊叹之色。

程光只觉得,这次系统任务奖励的天子剑,比他想象之中的,要好看许多。

剑身呈现白金之色,满是尊贵之感。

而剑柄处,并没有多么繁杂的纹路。

朴素而又典雅。

能够将这种尊贵之感与朴雅结合的这么好的剑,程光还真没有见过多少个。

程光轻轻地握住天子剑。

入手的一刹那,便就是传来通体的温润之感,温润之中,还带有丝丝缕缕的能量,自天子剑之中,涌入程光自己的体内。

那丝丝缕缕的能量,如同一根根白线,自天子剑之中弥漫而出,进入程光的体内,转了一圈之后,落于元神之处。

“这些白线是什么?”

程光能够察觉得到,脑海之中的白线存在。

这些白线数量并不多,仅有十一根。

不知道为什么,程光总觉得,这些白线,每一根都给他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

程光眉头微皱,用元神试探着出现在脑海之中的白线。

这些个白线,是握住天子剑后,才出现在程光自己脑海之中的。

而程光也不认为,天子剑会害他还是怎么的,所以也没有过多的担心。

元神接触到白线的那一刹那,程光清晰地感受到一股子意念。

“老大这段时间都干嘛去了,也没有找我玩了。”

“听说老大这段时间很忙,又听说老大晋升天人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唉,都怪我家那该死的老头子,我修为不突破到六品,他都不让我出门的。”

程光元神接触到白线的那一刹那,一道道声音清晰的落入了程光的脑海之中。

这声音……

分明就是乔松山的声音。

乔松山这会还被他爹给关在家里修行呢?

程光听到了白线之中传出来的声音,当即才是意识到,自己已经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乔松山了。

不过,这也怪不得程光。

程光虽然还是蛮珍惜乔松山这个朋友的,但是,自己的修为以及实力,还有境界提升得太快,又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已然是和乔松山玩不到一块了。

程光摇了摇头,心思莫名的复杂。

他的修为提升得太快,哪怕是再好的朋友,之间都会有了一些陌生感。

更何况是乔松山呢。

程光心思也没有在这方面,过多的纠结,只是略显伤感之后,又是有点疑惑。

为什么他能够在这白线之中,听到乔松山的声音?

天子剑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难道只是让自己可以听到别人的心声吗?

这样的话,程光看自己脑海之中的白线数量,也只有十个人的规模,而且都是自己所熟悉的人。

能够听到他们的心声,又有什么用?

这个能力,未免太鸡肋了吧?

程光原本对于天子剑,还是有着期待的。

毕竟天子剑的这个名头还是极大的,说不准就有着极强的能力。

但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