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再多钱也不是烧的啊小秦总!您知道捏成千上万张不一样的脸要花费多少时间和精力么?”

“只出场几次的路人套用同一个模型也很正常。往前数十几年,全息技术还没有发明的时候,游戏不都是顶着同一张脸的小怪反复打么……”

“况且我们的研发经费全都……全都已经用在刀刃上了!”

秦望没有错过他们在她面前的小动作。那半句差点就脱口而出的话,想要说的可能是:研发经费全部都浪费在一场失败的设想上了。

起初他们没想过租用贝瑟芬妮。

租别人的东西,并且又是行业巨佬熔炉科技的,总会给人以受制于人的危机感。秦望不喜欢这种感觉,打算自己开发,可这条路比原本预设的还要艰难很多。

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总会有很多坑洼不平,超级人工智能“瑶姬”,一个可怜的半成品,差点让秦望在事业路上的一路通畅戛然而止,砸进去的大笔钱被这个无底洞吞了个干净,成效是一点没见到。

秦望的野心从来不止一个小小的游戏工作室、几款火爆全球的游戏。“一梦”是她计划宏图上一块小小的拼图,恰巧和母亲的道路产生短暂重合。

而瑶姬,是离终极目标最接近的一条道路。

这条路太长,也太难走。

开发“一梦”的第一年,秦望并不常出现在工作室。她几乎将一切都交到了陈寄云手里,而本人却游手好闲,对当时还是研究生在读裴仰围追堵截。

她对裴仰本人非常感兴趣,尤其是他那颗英俊的——大脑。二十几岁就开发了自己的程序语言,他的代码写得像诗,简洁凝练,本人却毫无浪漫细胞,秦望频繁出现在他生活中半年,他甚至都不记得她的名字。

秦望和裴仰,给那个人工智能胚胎取名为“瑶姬”。

瑶姬出自于古代神话,为炎帝第四女。她死之后,魂魄依附于巫山?草化神,民间神话说她斩杀妖龙,助禹治水。裴仰将命名权拱手相让,并不感兴趣,无论秦望怎么提议都说好,瑶姬的名字,便那样定下来。

全世界顶级人工智能一只手数的过来,贝瑟芬妮位列第五,前四名要么在军工,要么在政府。现在的瑶姬籍籍无名,甚至凄惨到无法投入使用。

“我想听解决方案。”秦望淡淡道,“有人有想法么?”

裴仰道:“如果有足够的数据,瑶姬可以。”

如果说贝瑟芬妮自诞生以来已经学富五车博览群书,成为了人工智能届的大佬,那么他们年幼的瑶姬,还是只是个纯白一片的幼童。她是个了不起的数学家,被父亲喂养了独一无二的优美算法,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像个诗人……瑶姬的开发止步在她太不实际了,她呈现出来的决策方式显得像个酒鬼,而他们无法解读其中的推演逻辑。

秦望不愿意让瑶姬只做个计算器,或是ai文案代写和思维跳跃的酒鬼。

“贝瑟芬妮做不到么?”

裴仰道:“做得到,但熔炉科技未必乐意。他们可能会开出一个远超市场价的价格。”

他们之间是竞争关系。趁火打劫都算是好的设想,更有可能卡着他们,巴不得让一梦胎死腹中。

“需要哪方面的数据?”秦望问。

·

秦望的助理是个说话做事滴水不漏的女人。意识到这一点的周茉看着对面那张连微笑都恰到好处的脸,胳膊上直冒鸡皮疙瘩。

周茉实在是对沉浸体验里发生的事情太好奇了,江凌出来以后那张如丧考妣的脸实在难看,这让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秦望和这位花孔雀未婚夫的感情究竟经受了何种考验,知道的越清楚,越能在日后传谣中添油加醋。

可惜体验过程中没有上帝视角,她试图从秦望助理口中探听到只言片语。

对方礼貌地做到了事事有回应,但车轱辘话了半天一个字也没泄露。

“怎么了!你老板的感情生活是商业机密吗?”周茉大叫,“不是吧助理小姐,难道你从来不八卦上司的么!”

面对铜墙铁壁似的严防死守,周茉不得不放弃。

“秦望什么时候开完会?我们俩还要去吃晚饭呢,饿死了。”

时值四月,温度正好。

一只修长的手推开门,带着春日的阳光一起倾斜进室内,秦望的肌肤在日光照耀下像春雪般白皙透亮。

“急什么?现在才下午三点,你要是实在饿,还来得及约一顿下午茶。”

人未到,声先至。女人的声音清冽如山泉,周茉看见正主,顿时也不嚷嚷了,仰起脸淑女一笑。

“你开完会啦?下午茶也行,饿倒是不怎么饿了,主要是想和你一起吃饭……”她目光黏在秦望脸上,声音都夹了点儿。

助理露出见鬼的表情。

秦望点头,“行,那出发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这场攻略这么难?》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