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蛰萤》最新章节。

连夷神色淡淡,他起身来,转头看向正在偷笑的丁香:“随鹤白去取书吧。”

丁香立马敛了笑,恭恭敬敬地应了下来。

这日,井明真来见汤宝儿,与他随行的还有井明时。

“我在这儿等你,就不进去了。”井明时坐在廊檐下的秋千上,神色淡淡。

她见井明真看着自己,又道:“你看我做什么?还不快进去见你心心念念的宝儿妹妹。”

“我还约了静平姐姐呢,你快些。”

井明真无奈地应对她的催促:“我知道了。”

说完他便踏进了屋子。

先前便有人来禀报了,所以汤宝儿并不意外。她坐在屏风旁,看着少年走近:“快坐,这茶是丁香刚沏好的。”

井明真坐了下来,二人面对面。

他也不着急开口,端起清茶喝了两口后,他才掀眸看着汤宝儿:“不日我们便要回城了。”

井、汤两家已经开始在筹划回城了。

汤宝儿嗯了一声,她看着面前的少年郎,笑着打趣:“怎么?莫非你不想回去?毕竟在寺中,你可以不用日日上学下学,还可以睡懒觉。”

井明真也笑:“倒也没有这样安逸,我娘还是日日拘着我,不许我疯玩,每日给我定下了作业,若没有完成她交代的,定没有我的好果子吃。”

汤宝儿说道:“宁姨也是为了你好。”

只这一句话,二人便再没有说话了。

井明真很茫然在想:为何幼时两小无猜的人,如今会相对无言?

“宝儿。”他倏地出声。

“嗯?”对面少女抬眸看他,杏眸里盛着明媚的光。

因着不出门,她随意披着一件藕荷腊梅广袖长衫,一头乌黑光亮的发髻用一根碧玉簪子随手挽在头顶,有几缕青丝落下,更添娇媚。

美人珠圆玉润,曲面丰颊,乌髻雪肤,绣屏斜倚,看得井明真呆了眼。

汤宝儿微微拧眉:“什么事?”

“我是想问你......问你......”井明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亦没有这个勇气开口。

他想问她,是不是不想嫁给自己,为什么不想呢?

但他又转念一想:或许成了亲就好了,成了亲,她就知道自己的好了。

“没事。”井明真笑笑:“马上要回城了,我娘张罗着,要在后山办一桌筵席,大家一块儿吃吃饭。”

汤宝儿挑眉:“筵席定有荤腥,这是寺中,怕是并不妥当。”

井明真耸耸肩,毫不在意道:“在后山,又不是在寺中,有何不妥?”

后山到寺中,也就一刻钟的脚程。

“你到时一定要来。”井明真笑着往前倾了倾身子,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盼着你来呢。”

鼻尖萦绕着少女身上的冷香,这让少年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汤宝儿嗯了一声,她捞过旁边的书在手中摆弄。

“你什么时候也爱看书了?”井明真笑着揶揄:“我只当你只会在外边儿的铺子上吆喝,没想到你还爱看书。”

汤宝儿是不爱看书,但有慕氏严厉管教,她看过的书恐怕不比井明真少,又听他措辞不当,加之二人之间还横着一道婚约,这让她心中起了烦闷之意。

虽然她知道井明真此人没有坏心,他从小就是一根筋,嘴比脑子快。

可她还是心里不得劲儿,不能发作,只能憋着,于是这让她更郁闷了。

偏他还在喋喋不休:“宝儿,我想,我们的婚事在回城后就会有结果了。”

井明真笑意愈发明盛:“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这时芍药进了屋子,脸色有些不太好:“二公子,井姑娘问您还要多久,她还有约在身。”

井明真这才依依不舍地站起身来,他看着少女,叮嘱道:“宝儿,到时后山的筵席,你可一定要来。”

汤宝儿回以一笑。

待井家兄妹走后,汤宝儿支着脑袋,看着芍药,面上漾着浅浅的笑:“是不是被井明时说的话给刺到了?脸色这么难看。”

芍药蹲下来,收拾着桌上的茶具,颇为不满道:“姑娘可是不知道,那井明时说话简直太过分了,好像来咱们这儿,是她纡尊降贵、是我们的荣幸一样。”

汤宝儿调侃她:“我以为只有丁香才会被刺到,原来似你这样沉稳的人,也不能忍受。”

她说罢,扭头看着旁边的屏风,幽幽叹了口气:“可见她的言辞有多刻薄难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趣书小说】地址:q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