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与诗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书小说q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以前易茹经营店铺的时候,她也会自己亲身上阵拍摄宣传片。但是在谭柚来了以后,她都是请的模特拍摄宣传。

如今新款设计出来,谭柚思来想去决定自己亲自上。她倒不是为了出名,而是认为这套汉服很契合自己的气质,

易妈琢磨了下:“你说地也没错,她们的气质太婉约了。”

谭柚也笑了:“就知道您懂我的意思。”

搭着易妈的车回了易茹父母所在的小区,陪着易家父母吃完饭也到了八点左右,也到了节目开始的时候。

谭柚端着果盘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易妈冲她招手:“一一,快过来坐!我刚刚看到预告片了。”

谭柚有些惊讶:“还有预告片?”

“嗯哼,就是有,把你拍得太漂亮了。”易妈叉了一块苹果,随口说了一句。

易爸不乐意:“什么叫拍地好看?我女儿本来就特别漂亮,想当初她念小学那会儿就有男生跟她后面……”

谭柚就安静地听着这老两口拌嘴,她的笑容很温和。这是她经历的第三个世界,当然她也看到了不同的父母,原来不是每对父母都像她亲爸亲妈那样的。

很快节目正式开始了,易爸易妈也安静下来。只是在等待开场舞以及开场歌曲的时候,两人都有些急躁:“怎么还没到你?”

谭柚敷衍:“快了快了。”

说话的时候就听到主持人说:“有请今天的第一位女嘉宾!”

易茹的那张脸刚在屏幕上出现,尤其是在所有的男嘉宾都为她转身后,易妈叹气:“你说最后怎么就黄了呢?你这样的怎么就没有牵手成功呢?”

谭柚:“或许是他们自身底气不足吧,没有勇气站在我身边。”

易爸皱着脸:“那这样的咱们绝对不能要。”

谭柚耸肩:“那是自然。”

因为谭柚表现得和易茹的性格没差多少,易爸易妈也没发现异常。只是在谭柚表演舞蹈的时候,易妈激动地直跺脚:“我就说当初送一一去学舞蹈是好事儿,你看她多美?”

易爸是个合格的捧哏:“确实特别美!”

谭柚只是静静地看着节目播放,出乎她预料的,她一个人的时间就占了节目的一半,至于剩下出场的两位女嘉宾,两人的录制时间被压缩到一个极小的数字。

低眉笑了下,谭柚显然懂了节目组的意思。这是想要拿她来炒话题?不得不说节目组还挺有眼光的,不管是易茹的容貌,还是她的才艺,亦或者是她的发言,以及她的独自离场等等,这些都是极好的话题。

彼时已经有了智能机,谭柚打开手机找到节目组的官微,就已经看到下面评论已经有上千条。作为一个半死不活的相亲节目,节目刚刚开播就有这样的评论数,显然谭柚的独自离场让人格外意难平。

谭柚是看过就算,节目参加了也就过去了,起码节目组的剪辑还算公正,没给她恶意剪辑出什么来,如此也不枉费谭柚那天在现场字斟句酌。

易妈叹气:“那个胡老师说地也没错,那些男嘉宾都太弱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勇气站在你身边。连和你并肩而立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人的确不适合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