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吾为卿狂》最新章节。

沈轻带笑迎着:“将军回来了。”

萧屿在她旁边找了位置落坐,审视过棋盘后说:“惊蛰这棋下得……”一时半会儿他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我来陪你下一盘吧。”

沈轻却说:“不如这样,我用惊蛰的棋,你用我的棋,如何?”

惊蛰有些意外,却也站起身让了位置:“那怎么行,我这棋已经被夫人杀得无路可走了,还怎么下?”

萧屿也不想占了便宜,哪有大男人下棋还要女人让的,但又见沈轻眼神坚定,毫无让步之意,也只好答应:“先说好了,这局若是我赢,也不算我赢。”

沈轻若有所思:“赢就是赢,怎么不算,将军只管全力就是。”

方才本应是惊蛰下的,沈轻接了她的盘,说话间她已落下一子。

萧屿直呼:“好一招起死回生。”

棋盘上萧屿在进攻,沈轻问着他:“大理寺的事都处理完了?”

萧屿未答反问:“你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沈轻亦如此,不答,自说自话:“是有人有意为之,若真如此,今后要多加防备。”

萧屿再次落子:“锦衣卫想要用守备军拿我的错。”

沈轻落子后闻言有些疑惑:“锦衣卫,锦衣卫直辖天子,与将军有何仇怨?”

不知不觉沈轻的棋招破了原来的局势,萧屿眉目微挑勾起笑,本应输掉的棋局竟真能起死回生,心里想着这夫人还有多少惊喜是他不知道的。

“世家里的关系盘根错节,锦衣卫也不过是其中利益的产物,若表面上得罪了一家,实则已牵动了无数利益关系网,明面上能看到的东西已经很多了,暗地里谁又知道会牵扯出什么。”

“不过轻儿这棋招,果然走的漂亮。”

沈轻瞧着棋盘,思量须臾,再想怎么出奇制胜,摆在眼前的有两条路,一是敌进我守,二是破釜沉舟,虽铤而走险,但胜算却大。

倘若保守进攻不一定能拿下这局,棋子还在手里捏着,她端详着萧屿,萧屿笑意盈盈,也不崔,任她思考,最终沈轻选择了第二条路,破釜沉舟,她想赌一把。

萧屿似表面上摸不清她的意图,歪头瞧她,说:“这么好的进攻机会,夫人何至走这步险棋呢。”

“将军下就是了。”沈轻志在必得。

萧屿在棋盘上落下最后一子,这一子已在沈轻的意料之中,一切都按照她的计算进行中,沈轻捏着的棋子落下:“将军,你输了。”

惊蛰和白露在一旁观棋,还未反应过来,惊蛰只道:“夫人神来之笔,我怎么就想不到还可以这么下。”

“我输了。”萧屿输了棋,语气里却是宠溺,双臂撑起身子,上半身已越过棋盘,清澈如水的双眸凑近沈轻,沈轻下意识往后移开舒适的距离,却被萧屿伸出的手掌捏住下巴。

“输的不是棋,”他一字一字说,“我—是—输—给—你—了。”

沈轻嫣然一笑:“我就说嘛,以将军的才智怎会发觉不了,我这两步虽险,走得出其不意,你定会有所察觉。”

萧屿接着她的话,又凑近了一些:“你在睹我,舍不舍得杀你。”

沈轻感受着他的气息,笑得有些得意:“多亏将军手下留情了。”

惊蛰这才恍然,在一旁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

萧屿听到沈轻的回答这才满意坐回自己位置,懒懒地应道:“你若跟我睹,那永远都是你赢。”

沈轻不再说话,可心里却欣喜得很,这棋睹的是萧屿的心,她打心底猜透了萧屿会容她走这一步,才敢下此棋局,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她是胜在人心。

沈轻心里还是挂着正事,纤细的手指落在棋盘上,“棋局里的险象环生可以破,将军如今的处境也可破,有心之人要害你,这次没得手,还会有下次,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萧屿也正有此意,不曾想沈轻竟然与自己心意相通,明白自己所想,可又不愿让她参与进来。

萧屿抚摸着她的发,安慰道:“朝中的事,我自会打理,你无需跟着操心。”

沈轻却不这么想,她既已嫁给他为妇,就不能置之不理,“夫妻本是一体,荣辱与共,将军在前朝厮杀,我却只能在后院贪图享乐,我做不来。”

萧屿听着只觉沈轻心里有他,便顾着乐,什么都能答应,嘴里念着那句“荣辱与共”。

萧屿说:“一年前皇上让我接管守备军,守备军那时是个烂摊子,没人接手,便指派我去,后来我才知为何无人愿意接,禁军和锦衣卫都是皇宫御用的,何等威风,里边的人都是世家子弟,最差也是旁支,守备军弃如敝履,人人都要退避三舍,自我接了守备军以来,动了不少人的利益,他们便视我如洪水猛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趣书小说】地址:q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燃心

燃心

金刚圈
★★★本书简介★★★秦沂在学校外面一个郊外的废弃小楼里遇见了纪燃新,纪燃新提出一个奇怪的要求…
其他连载1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