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神龙与树妖》最新章节。

“盈清君,现在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当然是,开战!”

山杞收起战书,吩咐完仙兵对莫鸢严加看守后便像无事人一样走出大牢,可她紧皱的眉头却出卖她不安的心。

大战在即,真是苦了其他六界的生灵。

三日后,两军再次选择在北海对阵。双方人马都气势汹汹地望着对方,偌大的北海上空没有一丝声音,连平时波涛的海面今日都异常平静,显得格外压抑。

双军对阵的一幕与几日前一样,出乎意料的是,魔界领军者仍是萧灼华,而真正的魔界之主并未到场。

“那封战书明明是燕知祸下的,可他今日却并不在战场上,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林祥望着前方一片乌压压的敌人,小声嘀咕着。

山杞也疑惑魔界这荒唐的一出,明明对天界大放厥词,结果到头来却不见人影。可依燕知祸那般狂妄的性格,被封印多年后重见天日,他必定会在众人前好好耀武扬威一番,怎会甘心做缩头乌龟呢?

这时,一旁的火神却是按耐不住,率先开口:“我还以为你们魔界多厉害,来来去去都是派些鱼虾和我们打,真没意思。你们的魔王呢,怕不是被我吓得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了吧!哈哈哈哈!”

旁边的天兵们听到将领的讽刺,也跟着附声道:“是呀是呀,你们魔界和我们打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打赢,现在你们老大回来了,却还是连面都不露一个,真是窝囊至极啊!”

“堂堂魔界之主竟是缩头乌龟,真是笑掉大牙了!”

面对敌方的嘲笑,魔界却表现得异常淡定,非但没有被挑起怒火,反而一直按兵不动。尤其是萧灼华,他半眯着眼睛,对敌人的嘲讽视若无睹。

正当旁人都在议论纷纷,山杞却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般遮遮掩掩可绝不是燕知祸的作风,想必中间一定有诈!

于是她立即对火神以及其他几位将领说道:“各位前辈,天界为了这场战事特意调了许多军队过来,现在战场上有你们坐镇我也十分放心,只是燕知祸为人狡猾,常常出其不意,以防他进攻方向有变,我想先回一趟九重天。这里就交给你们,可好?”

想着对面只有一个区区萧灼华独守大营,火神、电神以及水神便同意山杞的想法:

“盈清君,若燕知祸真的去找九重天麻烦,尽快通知我们,好让我们派人去援助。”

正当山杞和林祥火急火燎地赶回时,九重天果然陷入一片混乱。

“幽壑涯被魔界打出了一个大窟窿,许多关押的罪仙和魔怪都逃出去了!”

“不好,是燕知祸,是他来了!”

“别过去,他现在就在幽壑涯,我们打不过他,你去就是送死!”

······

“我猜的没错,他的目的果然不是打赢胜仗,而是要天界丢脸!”山杞看着面前被打碎的南天门牌坊,愠怒说道。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要不直接杀去大牢与他拼个你死我活?”林祥握着兵器,一脸义愤填膺的模样。

思绪一片混乱的山杞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转身握着林祥的手,快速说道:“你现在立即去通知火神他们让他们增派人手守住九重天,我去幽壑涯对付他!”

“那怎么行,他肯定会杀了你的!”林祥急得大叫。

“五百年前他都杀不死我,五百年后就更不可能,更何况,现在敌人已经杀过来了,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真是可恶,这种紧急关头,天帝那个老匹夫怎么不见了?”

山杞冷哼一声,不可置否说道:“你还指望他,不拖后腿也是万幸。话不多说,你快去吧,我等着你们。”

说完,她便给林祥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幽壑涯赶去。

虽然已经设想过是怎样糟糕的情景,但当山杞赶到幽壑涯时,还是被眼前的画面惊到了:

大牢前到处都是受伤的天兵,哀嚎声不断;大牢的门已被破坏得支离破碎,更严重的是,大牢最高处像被陨石击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如今正像一个猛虎在张开嘴等着山杞过去。

更离谱的是,这座被攻击得残破不堪的大牢,墙壁上用鲜血写着五个大字:

恭候盈清君。

那股熟悉的香味扑面而来,从四处蔓延的黑气便不难得知这是谁的手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趣书小说】地址:q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