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趣书小说】地址:qushuxs.com

空寂的林中,杀意四现。

千蛛娘子的透明蛛丝线来回穿梭,转瞬腾挪在茂林中,一再地避开两人联手剑气袭击,仗着身法的飘逸灵动,不时地偷袭一回,弹出蛛丝困住提剑的两人。

施年生平最烦的这些缠绕不清的丝线,挣脱一次还有下一回,剑气过去半途又被那千蛛娘子避开了去,见状冲下面的齐逐尘喊道:“齐二憨还不上来!你齐家的功法可是最适合不过这万千蛛丝了!有什么都使出来!”

齐逐尘等的就是现在,他要不是怕施年说他乱插手,早就提着重剑上去了,见到施年和张亦怀又被蛛丝缠住手腕,当即怒吼一声,双手握住剑柄,狠狠地挥出去一道霸道至极的剑气,火光激烈处烧燃了那些缠不清的蛛丝。

“齐逐尘,你是要把我们一起也烧死在这里?”张亦怀飘落下来低头瞧着被灼烧了的袖子道。

齐逐尘不好意思地笑了,“回头我赔给你一件新的。”

施年找准蛛丝被烧尽瞬间,长剑穿过燃烧的蛛丝,直指向藏在树干后面的千蛛娘子,手里的长剑一剑刺出三十二剑,剑剑堪堪入知天境界去,逼得千蛛娘子闪避不停一个不稳跌落下来,摔在了那泥沼中,再没了妩媚的好身姿。

“真是好啊你们都给我死!!!”千蛛娘子气急败坏爬出泥沼,眼里几乎喷出火,咬牙切齿地盯着几人。

齐逐尘扛着重剑走上前,拇指刮过鼻尖,挑着下巴道:“怎么?还要我给你来个红烧蜘蛛吗?”

千蛛娘子气极而笑,“药毒孙还不出来帮忙!”

“几个小娃娃都搞不定,千蛛娘子你这也未免太跌份了。”古怪的笑声在林子中四面想起,一个瘦干老头出现在了几人跟前。

老头微佝偻着,一张脸皱巴巴的,他的小眼珠子在施年身上来回打量,拈着山羊胡子笑道:“小丫头你的蛊术不错嘛,还有什么宝贝都招呼出来,等你们死了那可没机会了。”

施年心里微凉,这药毒孙和千蛛娘子都是知天小宗师境界,要不是千蛛娘子痛惜那些蛛丝,他们也没那么容易让她败下来,现在两人联手怕是不好再突围出去了。

“都说了是我的宝贝那肯定不能轻易给出去的,除非......”施年不着痕迹地走近笑眯眯道。

药毒孙也来了兴趣,“除非什么啊女娃娃?”

“除非你死——”施年抓住隔得近的优势长剑刺出。

药毒孙险些没被那一剑刺瞎一双招子,气得不行,手里的毒粉照着施年就洒过去,施年浑然不觉仍然追上去长剑趁着药毒孙愣神的功夫,一剑伤了他的右臂。

“都说了这几个少年不好惹,你看,纵横漠北的药毒孙还被初出茅庐的小辈伤了。”千蛛娘子看热闹一般讥讽笑道。

药毒孙止住右臂伤的血,细细地打量着施年,“不惧毒,除非天生体质特殊,否则那便是......”

施年不待他说完手里的长剑一转,照着他又是一剑。

这一回药毒孙有了防备,及时地化解了她的剑气,还瞬息到了她的跟前,掐住她的脖子甩了出去。

张亦怀及时伸手接住跌出去的施年,拔剑迎了上去。

施年半跪在地上不住地清咳着,那个药毒孙果然不容小觑,几乎没把她掐死,境界差别果然是无法轻易逾越。

“阿年,好些了吗?”宋寂眉给她轻轻顺着背。

施年缓了缓笑道:“我没事了,宋师姐小心——”

她手里的斩鲸剑反手一转,劈向袭来的一群毒蜘蛛,剑气掠过那些毒蜘蛛尽数爆裂开,粘液喷溅了一地。

齐逐尘好不容易用手里的炙炽剑将若细雨纷纷的蛛丝斩断,踉跄之下险些摔在了那一群爬行的蜘蛛群里面,惊吓之下抓着手里的重剑就斩过去,剑气掀起烈焰滚烫,一时间被烧死的蜘蛛不计其数,难闻的气味瞬时散开。

千蛛娘子见到宝贝似的蜘蛛和蛛丝都被毁去,气得脸色铁青,手里的蛛丝极快朝着背后空门大开的施年缠去,五爪收拢,那些蛛丝拖着施年往她这里来,她顺势飞身过去,手里的蛛刺照着施年的心门位置就要扎过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问剑春风》转载请注明来源:趣书小说q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