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门声打断了屋内的气氛,坂口安吾顿了一下,站起身来去开门。

因为知道要来一个人,穹往里面坐了坐,把外头的位置留给新来的人,太宰治就舒服多了,他一个人独占一个沙发。

然后看着门口处的穹就见到一个红棕色头发的男子走了进来,手中提着的两大兜子食材被坂口安吾接过去。

“叔叔好。”

这年龄段,一看就知道是不能无礼的,穹站起来喊了一句。

“哈哈哈。”太宰治又笑了,这大概是他笑出声来最多的一天,同时也站了起来,模仿着穹喊道,“织田作~叔叔~好——”

穹从来不知道打招呼还能打得这么欠揍的。

“你好,太宰好。”织田作之助点点头,头上的呆毛晃了晃。

坂口安吾提着袋子的手一顿,忍不住对着织田作之助说道:“你才二十多吧?不要直截了当的承认这个称呼啊!这种时候就应该强调自己的年龄!”

啊?才二十多?

穹的目光从那不断晃动的呆毛移到了织田作之助的脸上,可是,可是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叔叔啊?

难道三月七独家辨认称呼方式出错了?

“对哦,织田作叔叔~今年刚—满—二十三—岁——”

什么鬼动静?!

“这是人能发出来的声音吗?”穹看着太宰治瞪大了眼睛,刚刚那矫揉造作的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吗?

“当然,我还可以给你再表演一个。”太宰治肯定了穹的话语,清了清嗓子,“你怎么这样子~你之前都是会哄人家的嘛~”

“……”

这很难评,家人们。

穹觉得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就跟看到了白露给他端进来一碗药还告诉他要吃三个月一样一言难尽。

坂口安吾已经逃避现实一般早早地提着食材进了厨房,门一关,门外的世界与他无关。

“太宰的变声技巧越发熟练了啊。”织田作之助坐在太宰治那边的沙发上,仿佛刚才的魔音贯耳是什么稀松寻常的事情一样。

“……”

你也很难评啊,叔叔。

穹的脸色又扭曲了一瞬。

“织田作!好久不见啊!”太宰治热情地打着招呼。

“今天早上才见过吧。”织田作之助仔细思考了一下说道。

“哼哼,这是我今天新交的朋友哦。”

太宰治一个健步就跨到了穹旁边,在原本准备给织田作之助的位置上坐下,然后揽着穹的肩膀介绍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