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老爷暴毙之后》最新章节。

“视线”骤亮。

“父亲……”

刚从失血而死的冷意挣脱,我又听得堂下人那声,再熟悉不过的哭喊。

我曾暗自琢磨黑鸦之言,寻得那点子因果后,一切当迎刃而解

——所有人尽数活着,救世顺利达成,我得以重塑肉身。

可直至真寻得。

方知我已历经六回的世间,竟能一下变得比我初见之时,更为陌生。

铃铛响动之后。

柳叶刀所言,既是我寻得的因果,亦是陌生的起始。

令我愈发茫然地看待这世间,朝下一一扫过众人,轮番展现过喜怒哀惧后,再次予我的初见一刻面庞。

直到我移动“视线”至其下。

粗长的红木圆柱,依旧紧贴着墙,余光所及,是斜下方漆黑的柏木棺材。

余光再所及……

一点雪青莲花绣鞋,从豆蔻软缎罗裙下露出,随我所想,一探,一探。

白皙手腕不敢置信地向上,轻碰了碰面颊。

触感微凉,却比烫灼,更快叫我感知世间。

“视线”如同前几次一般亮起,灵堂众人,依旧对我的存在毫无反应。

竟叫我一时忽略自身巨变。

原来寻得因果,能半获得肉身。

倒是会给渴极之人下点毛毛雨,平生出些雀跃希望。

只黑鸦怎从前,并未提及过此事?

“此乃天道因果,予你的认可。”

我立时转眸,循声望去。

房梁边平白骤生出一股黑气,集聚,渐散,露出那传声之人。

那人身着鸦青暗纹窄袖长袍,腰间束墨灰云纹锦带。

剑眉星目,叫人一见难忘的模样,周身气度似孤崖冷雪,却意外地,并未叫我觉疏离凉意。

“你竟能化为人形?还能开口说话?”

他以鸦身开口,却骤然消失一事,依稀还在我脑海。

而后相隔一次轮回再见,他仍是鸦身,即便飞到柳叶刀跟前,却只我能瞧见他。

至今,我重得肉身,他亦重现人形,同处灵堂中,同隐于人群外。

就好似两条各自演化的线,突地交汇到一点。

我理不清多番情状。

可我直觉如此。

“我与你同属一边,你得因果认可,于我,亦有可以现形之用。”

他颇为耐心,与我解释道。

可听罢,却叫我愈发不解。

虽说已然知晓,天道因果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善心亦是救世考验衡量的一环。

然我只抓到一点灵光,对那劳什子因果还一头雾水,这便能得一半肉身,他亦能得好处?

不知是否我多疑。

即便刚为救世奋力而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好事,我下意识总觉着不对劲。

“你可唤我谢执。”

我古怪瞧他一眼。

不是在讲正事,这人怎介绍起自个儿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