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谨狠狠的瞪了眼言萱,这才正眼看向乔之栋。这个男人比之当初更有魅力,也比庄志龙更有味道。同是到了中年,庄志龙因为多年征战商场,劳心劳力都有白头发了。反观乔之栋那一头乌黑的头发,和二十年如一日的儒雅气质相比较,庄志龙在外形这方面就差得多。可也是这个男人,在他们爱得水深火热的时候,抛下她消失了。

“与你何干。你是我什么人?我需要跟你交待吗?”

乔之栋顿时一噎,确实如此。如果有任何关系,也是一段无法挽回的恋情。随着他的不告而别,也自然无疾而终。

“当初并不是我有意抛下你,我们是说好三个月后去接你。但那年那个环境之下人人自危,我更是饱受政治的拖累。在回京的路上被人暗算,差点命丧黄泉。等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却在医院躺了二个多月。等我身体好了,挣扎着去找你时,你已经人去楼空。甚至问了下乡的知青,竟然也没有人知道叫袁谨的人。闹了半天,是你隐瞒了信息。直至此刻,我有些明白了。你一开始就没有真诚相待,我再怎么努力也是白费劲。但这些年我也释怀了,都处在那个年代,都身不由己。我没有任何立场指责你,也没有权利怪罪你。”

言谨刚刚在言萱哪失了分寸,这会已经恢复了理智,“都已经是过去式了。我已经忘了,你也忘了吧!”

乔之栋以为言谨会质问几句,对方突然轻轻放下,他瞬间不知道该如何释怀。

“那她怎么解释?她是我的女儿吧?”乔之栋还是忍不住多问一句。虽然言谨母女有诸多相似之处,他却觉得言萱身上有他母亲年轻身上的特质。

言谨心里虽划过慌乱,但眼神坚定,“你想多了。”

“言萱,”一个声音从省委大院传出来,正是邹云清。今天和丈夫刚从外地回来,给孙子带了不少东西,但单位还有不少事情处理,就打电话让儿子到家来取。刚巧是言萱接的电话,言萱就自告奋勇来了。可是等了有一会儿,也没见着人,邹云清就出来等等,毕竟省委大院这地方,连儿子都不大爱来。

“这是怎么了?乔书记,你也在呢。”邹云清一侧头就看见乔之栋惊了一下。

乔之栋礼貌的和邹云清点点头。

“妈,有点事耽搁了。我们走吧!”言萱一刻都不想待下去。

“那个女士,你是言萱的婆婆是吧?”言谨出声叫住邹云清。

邹云清循声看去,一个非常优雅有气质的同龄人。从她的举手投足,可以判定出她应该出身有教养的人家。

“对。你是哪位?”

言谨见言萱并没有与之介绍的意思,不免有些气恼,“我是言萱的亲妈。”

“哦,”邹云清这声哦拉得老长,“你就是那个将不满岁的孩子扔给父母,自己奔前程去了的,不负责任的亲妈。”

言谨一噎,狠狠瞪向言萱,什么都往外说,也不顾忌一下。“这些不重要,你知不知道,你儿媳我的女儿,还霸占着娘家的房子。”

“知道。25号别墅。这个是言萱的事,我一个做婆婆的也管不啊。还有,这房子不是他外公留给言萱的吗?你有意见啊?”

言谨气结,“历来家里有遗产,都是由子女继承,哪里轮到她一个孙辈。你有空劝劝她。”

邹云清这下是明白了,“我说你是不是在国外呆傻了。继承法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遗嘱给谁就是谁的。我记得你们言老爷子当年也是一市之长,他要真有什么留给子孙,肯定立有遗嘱。你不能按民间那套来办事。民间那套你也站不住脚。我儿子也不缺那套房子,所以不存在贪没你言家房产的说法。你得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昨夜长歌》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全网黑的我退圈考公后爆红了

全网黑的我退圈考公后爆红了

朔霜
宋蔓穿书了,穿成一本自己连夜看完的娱乐圈大女主爽文里总是被人当枪使的无脑蠢毒女配。而彼时剧情已经进行到了中后期,她在网上人喊人打全网黑,微博之下一片“宋蔓滚出娱乐圈的骂声”,曾经大红时捧着她的公司也是露出资本家黑心面目,抠着合同中的各种埋坑让她赔偿天价违约金。看着这死亡一般的魔鬼开局,宋蔓坐在床上沉思半刻。然后,从床底下翻出原主的大学毕业证,转头去考上了公务员。等着用合同威逼宋蔓下海的公司:???
都市全本79万字
顶流他多才多艺

顶流他多才多艺

狸花猫插花
演艺圈里最近多了名叫周游的新秀,他不仅演技硬核,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粉丝疯狂安利:漂亮周周!人间宝藏!后来,等周游爆火全网后,部分粉丝和路人看着周游的脸,表示“这个弟弟我曾见过”,并且晒出一串图,包括但不限于:长得像周游的人在大学给人代课,长得像周游的人在海底捞甩面,长得像周游的人上门维修冰箱空调洗衣机……粉丝和路人:?粉丝和路人:周游有这么大众脸吗?周游:不是长得像,不是大众脸,不是失散多年的
都市全本66万字
谁说OA恋不甜?

谁说OA恋不甜?

赫米特
本文是可婚背景半校园OA甜文(超甜!)攻:扮猪吃老虎|全校第一|外冷内骚Omega(赫斐然)受:口嫌体正直|全校第二|纯爱战神Alpha(焦舒厌)——家世优渥的Alpha焦舒厌英年早婚,却在结婚七周年和他的Omega老公赫斐然吵了一架。离家出走后的他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七年前的高三。望着镜中略显稚嫩而帅气的脸,焦舒厌突然一阵兴奋:这辈子,他是不是可以恢复自由了?直到他看见了赫斐然。那张青涩中带着
都市全本40万字
歧路

歧路

退戈
何川舟又做了那个梦,梦里少年顶着众人的质疑,意气风发又口气张狂地说:以后我要做一个人民警察!她觉得这人怪无聊的,不像自己,只想搞钱。十五年过去,该成长的都成长了。久别重逢,他坐在车里,隔着玻璃窗,一身西装革履,嘴里咬着根没点燃的烟,像是咬牙切齿,视线却微微瞥向外面,嚣张地挑衅道:“哟,何队。”所谓命运弄人大概就是,哪怕我初心未改,依旧走上了和梦想截然不同的道路。
都市连载53万字
察觉[校园]

察觉[校园]

今听
收割机VS彼岸花——高中时的竞争对手成了大学搭档同桌。双强,双洁,HE文案一高中时,靳博屹和林以鹿分别是上京一中科技队队长、北礼国际高中科技队副队长。两人初始于高一青少年机器人竞赛上。林以鹿从出生就注定她是女主本主,要钱有钱要颜有颜,追求者无数。靳博屹是妥妥的大少爷,他光站是在那就有不少女生愿意为他把青春燃烧成灰。文案二靳博屹,男女收割机,林以鹿,人间彼岸花,这俩谁碰上谁都是死路一条。上京大的学子
都市全本52万字
婚后疗伤

婚后疗伤

玉寺人
一开始俞九西只是来陪哥们儿到中医院针灸的,但那年纪轻轻就当上主治医的小丫头真的很有意思古板,严肃,一丝不苟,浑身都是书卷气,始终带着的口罩下却是一张娇美明艳的脸天生尤物,不免让人一见倾心俞九西开始了装病去看医生的追人“俞先生。”陆鹿推了推眼镜,皱眉问:“你身上还有好地方么?怎么年纪轻轻这么不会保养?”“是啊。”俞九西眨了眨眼,骚气外露:“所以就想娶个医生当老婆,最好是中医,会针灸。”小姑娘一愣,只
都市全本2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