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羽青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书小说q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中年男人查探了一下顾云琅的身体状况,确认他的血已经流了大半,根本不可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这才解开了捆绑他的锁链。

锁链上的术法刚一熄灭,顾云琅突然出手捏住了中年男人的脖颈,在他睁大眼睛还没来得及惊呼时,便面无表情地拧下了他的脑袋。

金珠留在体内的能量终于消耗到了极致,顾云琅吐出一口血,顺势抹掉唇间血渍,然后丢掉手中的脑袋,将那个没有头颅的躯干丢在了石柱的下面。

修罗族的血液从无头的脖颈处涓涓地流淌而出,融入了升腾而起的血雾之中。

上一世他看到的那个手札里,最后一段的意思当初他不懂,现在倒是明白了。

这个圣器的启动同样需要修罗族的血液,人族、魔族、修罗族,三族高阶修者的血液融汇注入其中,才能真正开启它的力量。

顾云琅已经无暇去考虑这个圣器到底是什么来头,头顶飘浮的青石已经发出耀眼的光芒,在他的脚下照应出一片阵纹。

赫连沙已经苏醒过来,她震惊地看着顾云琅的身体没入这片阵纹,惊慌地伸手想去拉他,可是手却落了个空。

顾云琅仿佛坠入了一片虚无之中,周围只有一片流光飞逝,什么也抓不住。

流光之中,顾云琅的眼前仿佛回溯了许多过往,从明净宗那间密室开始,不,是从家乡的战火开始,一幕幕过往从他眼前如走马灯一般飞驰而过。

一个身影随着他一同跳入了这处虚空,远远地朝他伸出手来。

当她终于抓住了他的手时,顾云琅听到有个声音在他耳边问:“你是谁?”

过往的画面变成了两个人的曾经,那些月圆之夜,秘境中的,她的世界中的,天火降下时的,他真心实意的,他违心骗她的……

这些画面在周遭的流光中照应出来,一幕幕从两人眼前划过,他改变了自己的模样回到了明净宗,他用那些幽魂惩戒着那些不愿俯首称臣的宗门,他和宋静秋达成协议,他终于离开宗门,踏上了寻找她的路。

然后是魔域之中两人初见,在之后的南潮阁,他在竹箱斋中与林溯的对话,他修改了自己的识海记忆去面对江玉瑶,以及之后共同经历的所有。

拉着顾云琅的手至始至终都很稳。江玉瑶看着流光中的画面,看着这处空间映出的那些时光长河中的过往,只觉头痛欲裂。

一道金色光华从顾云琅左手的碧玉戒指中飞出,直接冲入了江玉瑶的眉心。

头疼的感觉骤然停止,身体的坠落还没有停歇,可是心头却如同哽住一般,曾经经历过的某种情感悍然回到了这个身体。

江玉瑶的手紧了紧,顾云琅望向她的眼神从惊讶到痛心,她有很多问题想问,可是又觉得如今再问已是多余。

当两人的脚终于再次踩上地面的时候,江玉瑶还是松开了他的手,顾云琅却反手一握,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腕。

“玉瑶……”他想说什么,却被江玉瑶直接甩开。

“什么也别说,不说我们还可以继续合作,说了,我们就一拍两散。”

她在画面中也看到了那夜的生离死别,看到了他独自跳崖,粉身碎骨。

可是她会为此开心吗?她不开心……她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非常的愤懑,也非常的难受。

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江玉瑶想如实问他。可是问了又有什么用呢?若是易地而处,自己又会如何做?是不是也会为了让对方活下去,而故意伤害他,然后美其名曰为了你好?!

她不要这种,她想要的是比肩而立,共同承担!

可是他,却换了个容貌换了个名字重新走到了她的身边。

云无江……江玉瑶此时再念起这个名字,终于明白了它的意味。

呵,云无江……

江玉瑶闭上眼收敛了一下心神,然后转身指着远处的一棵大树,转移了话题,“应该就是那里。”

大树旁,有一片繁复阵纹在空中流转。树下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想来应该就是林溯的阴神。

“进来之前我给林溯发了传信符,”江玉瑶道,“他们应该很快便能赶过来。”

顾云琅的目光紧紧地追随着江玉瑶,心中百感交集,却只能点头说出一个字:“好。”

江玉瑶飞身掠到树下,那阴神闭目盘坐,并没有对江玉瑶的到来有什么反应。

“看来真元已经耗尽了。”江玉瑶担忧道。

她看向那片繁复阵纹,上面已然出现了细碎的纹路。有阵阵白光忽明忽暗,又似乎有什么力量从里面向外冲撞,

一阵轰然炸响,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天而降,然后又是一个,数个,十数个!

“是那些修罗族。”江玉瑶沉声道,“他们来得真快。”

最后是十几个修罗族站在了江玉瑶和顾云琅的面前。顾云琅下意识挡在江玉瑶的身前,招出所有幽魂立在他们的身后,幽魂身型骤然膨胀,比那些高大的修罗族高出数倍!

两边一句没说直接动手,江玉瑶则护在林溯的阴神旁边,提防着那些修罗族的偷袭。

对他们来说,最在意的还是林溯。若能将林溯的本体和阴神一同消灭,这世间便再也没有刻意封印他们的人!

繁复阵纹上的能量波动突然开始衰弱,那阵阵白光明暗交替得更加厉害。江玉瑶能感觉到那种破开禁制的冲击感,她看着顾云琅与那些修罗族死战的样子,心头骤然发紧。

她不希望他死,甚至不希望他受伤。不管他是云无江还是顾云琅,她都希望他能好好活着,最好能陪在自己的身边。

一个手持长刀的修罗族向着顾云琅直劈而下,另一个持剑的修罗族向着顾云琅直刺而来。顾云琅周围的幽魂已经被这十几个修罗族砍杀得所剩无几,这一刀一剑眼看着只能避开其中之一,另一边,江玉瑶护着的阴神背后也出现了一道高大身影。

眼前的画面中,顾云琅和林溯都命悬一线,江玉瑶似乎只来得及救下其中一个。

电光火石之间,周遭的一切仿佛放慢了速度,江玉瑶似乎听到有人在问:“救一人,还是救苍生?”

救一人?还是救苍生?

江玉瑶第一次觉得这个问题如此老套,又如此恶毒。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