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思瑶昨日还在林府里唉声叹气,感慨四四方方的别院像牢笼似的将自己圈禁起来,憋也要憋死了。

等林思瑶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从林府之中逃出来,转眼又被蔚怀晟掳到了他的府上。

只是蔚氏的府邸要气派多了,林思瑶被两名粗使婆子瓮声瓮气地带进门来,一路走着,林思瑶便试图在脑海之中勾勒出粗略的线路图。

这想法初时还行得通,只是随着几人越走越深,那些个回廊与楼宇又几乎都长得一样,根本没有明显的地标,七拐八拐跟迷宫似的,别说记路了,才走进内院,林思瑶就已完全晕了。

这下林思瑶彻底泄了气,就算自己瞒过下人的耳目,逃出屋外,面对着四通八达的回廊甬路就得傻了眼,不绕个半年估计摸不到蔚府大门。

两名婆子

屋内的圆桌上堆了许多云罗绸缎、金银首饰供人挑选,像是特意为她准备的,林思瑶全然不感兴趣,目不斜视地走过去,跨过二道门便看到里面的供案上摆着一只铜鎏金的送子观音,香、果、水、花等供品一应既全。

两名跟随的丫鬟见林姑娘走得好好得,忽然停下了脚步,目光在佛像上逡巡着,面上升起不虞之色,然后不甚礼敬地指着那送子观音道:“将这个撤了,我不喜欢。”

两名丫鬟面面相觑,想起主子的吩咐,只好唤来两名小厮将供案连同上面的东西都慢慢抬了下去。

这间屋舍比之林府那处要大上三四倍,可林思瑶的心情并非因此而得到改善。

她掐着手指头数时间,眼见日子一天天过去,蔚怀晟却未曾露过一次面,林思瑶只觉自己被当成了笼中的金丝雀对待,满腔怒火无处发泄。

那些个奴仆和丫鬟个个跟行尸走肉般,每日定时就像触发任务似的,晨起过来伺候林思瑶穿衣,午时为她送饭,傍晚挑来洗澡水,完成工作拔腿便走,从不多说一句话。

若林思瑶气急将桌上的碗碟都扫落一地,丫鬟就跪在地上用手将瓷片捡起来,偶尔被刺出血来,林思瑶看见了还要偷偷内疚许久。

若林思瑶待得烦闷了,硬要往门外冲,那些个奴仆下人自然不敢跟她动手,只用身子围成一堵墙无声地挡住她的去路。

若林思瑶抬手,那些人就动作整齐划一地将脸递过来。

若林思瑶伸脚,那些人就弯腰勾腚,等待主子降下福泽。

林思瑶不知蔚怀晟是怎么吩咐这些下人的,可这种怀柔政策还真将她拿捏得死死的。

就在林思瑶以为日子就要不紧不慢地过下去时,这处别院迎来了第一个到访的客人。

那日午膳后,林思瑶无所事事,懒洋洋地靠坐在罗汉榻上,怀中抱着一个绵软的靠枕兀自发呆,那些丫鬟们见怪不怪,只是低头麻利地收拾着桌上的碗碟,还没等她们撤下,便听到外面院门处有行礼回话的声响。

不出片刻,那不请自来的人便顺通无阻地进了屋,她抬手在洞开的门框上轻轻敲了三下,总算是唤醒正半阖着眼睛困顿发怔的林思瑶。

那人独身而来,没带一名丫鬟,她穿着一身湖绿色绸裙,立领短袄,梳着官家夫人常见的三绺头高发髻,步伐轻缓沉稳,头上步摇几乎纹丝不动,因着身形瘦挑,更显端庄大气。

林思瑶与她许久不曾见面,上次还言辞振振地称自己不会再与跟蔚怀晟有纠葛,如今这情形再度相会,便有些尴尬。

“来的不巧。”庄舒禾在林思瑶睡歪的鬓发间多看了两眼,歉意道:“不曾想打扰了林姑娘午睡。”

林思瑶一向觉得这女子虚伪故作镇静,现下还多了一重怀疑对方是蔚怀晟派来的说客,所以言语之间也称不上客气,便冷言冷语地回道:“是啊,用过了午膳人也昏昏沉沉的,刚想小憩一会儿,不曾想竟有客人来。”

庄舒禾还是老样子,面上微微一笑,全然不在意她呼之欲出的尖锐与敌意,待下人拾掇干净了桌子,便袅袅婷婷地支肘坐下,面朝着林思瑶关切道:“住了这几日可还适应?有什么不妥之处随时与我说。”

“不妥之处嘛……”林思瑶点了点下巴,状似沉思,半晌后一拍手道:“这些个下人堵了门不让我外出,不知蔚夫人可有办法解决?”

庄舒禾面上表情未变一分,淡淡道:“林姑娘说笑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硬刚那个始乱终弃的前夫》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