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趣书小说】地址:qushuxs.com

温戈也是在单追又一次侧头吻来时才后知后觉这人好像喝醉了。

“这是几?”温戈微微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举起两根手指挡在自己和单追的脸之间。

单追看了眼温戈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朝他的指尖轻轻吻去,随即顺着温戈挣扎的动作抬手将他的手握住,落空一秒的嘴唇迅速精准寻到了爱人堪比罂粟蛋糕的嘴唇,又细细品尝了一番,将温戈又吻得双眼迷离时,他稍稍拉开距离,哑声道:“2。”

温戈抿了抿已经发麻的嘴唇,在单追又直白靠近时抬手捂住了自己嘴唇。

单追有些可惜地吻了吻温戈的手背,明明都已经亲密接触过了,温戈还是会因为他带着浓重爱意的亲吻而眼睫颤动。

小奶猫休息好了之后又开始扯着嗓子嚎叫,单追能够无动于衷,温戈却没法忽视。

温戈是怎么也想不到单追喝醉后喜欢亲人!虽然防洪道没有人在,温戈也不想在这里被单追勾得失态,即便现在的情况也没有好到那里去。

看着单追依旧精神的神情,温戈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不自然地看了单追一眼,随即微不可察地轻耸了下鼻子,然后——

在单追专注的眼神下打了一个假喷嚏。

“冷?我们回去吧。”单追好似没看出温戈演技的拙劣,眼里的情.欲依旧浓郁,但关心的神情却丝毫不作伪。

温戈微微低下了头,只觉得眼睛有些酸。

“回吧。”温戈清了清嗓道。

两人重新打了个车,温戈因为卫衣口袋里还放着小猫崽所以不愿意拉满拉链,单追对此很不满,他强制从温戈口袋里动作一点都不温柔地拎出了猫崽。

温戈怕两人争夺伤着小猫,只能干看着单追动作,皱眉担心道:“你轻点,别把它摔了。”

单追闻言看了温戈一眼,瞧见他的不满后温戈干咳了一下,有些心虚地移开了视线,嘴上还是说道:“是你之前喂的那只猫给我的,别,别摔了。”

“拉链拉好。”单追对温戈道。

温戈瞧着被单追拿在手里又揣进外套的小猫,低头认真拉好了自己的拉链,瞧见单追另一只手提着的那袋酒刚要伸手去提就被单追抬手躲开了,单追不满道:“手放口袋里,别着凉了。”

“你不冷?”温戈回复道:“我帮你提。”

单追眉眼柔和了一些,他道:“不冷,你别吹感冒了。”

温戈不信,抬手去摸单追露在外面的手,单追没动任他摸,感受到他比自己要高的体温时,温戈瘪嘴低声嘀咕了什么,单追虽然一直留意着温戈还是没听清,他微微凑近问到:“什么?”

“没什么。”温戈恢复正常音调回复道。

查证了单追的体温确实不低后温戈也没有将手收回,就这样握着单追手。

单追想了想,觉得他的口袋肯定还没自己手热,干脆就将温戈的手包握了起来。

打到的车开着车灯朝两人驶来,温戈微微挣扎,单追松开了手。

到家后,温戈又跑去给单追买醒酒药,回来时发现刚刚在车上还晕晕乎乎坐都坐不直的人正站在阳台上打电话。

单追回头看了温戈一眼,简单跟手机那边说了几句后便挂了电话。

“醒酒药。”温戈抬手扬了扬手里的东西对单追说道。

单追看了眼家里问道:“姥姥她们呢?”

温戈将药放在桌上,低头看着被临时放在纸箱子里的小猫说道:“她们今晚住那边,找到你的事已经告诉她们了。”

单追靠近温戈也围着箱子蹲下,只不过他的目光一直在温戈脸上。温戈垂在箱子里逗小猫的手指也没有更多的动作,他忍了忍还是没有没忍住开口念叨道:“你下次再失联试试,大家都在担心你!”

“对不起。”

单追真诚道歉,温戈反而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单追抬手又碰了碰温戈的寸头,问道:“怎么突然就剪了?”

温戈觉得蹲着不舒服干脆围着箱子盘腿坐了起来,他随意地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没所谓道:“觉得麻烦就剪了。”

言毕没听到单追的声音,温戈有些不自在地看了他一眼,对视上后又马上收回视线,他有些含糊地说道:“你有时间帮我去拿一下药。”

“嗯?”单追没听清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伪装校霸》转载请注明来源:趣书小说q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