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至此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书小说q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负责接待的林漾,离很远就看到一群打扮的五颜六色的人类玩家从飞船上下来。

他们面上强装镇定,眼睛带着好奇四处乱瞟。

与人类星球正处于的极昼不同,一片漆黑夜空下的极夜是他们前所未见的风景。

巨大的人造光源灯柱向四面八方扫射,缤纷却冰冷的色彩足以给人类造成精神污染。

等他们逐渐适应周围的黑夜,林漾才起身走过去。

他面上端着一副严肃表情,向各位点头示意后便带着人向前走。

人类玩家们好奇地打量这个突然出现的特种人,窃窃私语不停。

林观察员身为哨兵,五感自然是敏锐得很,也就没错过玩家们对他是向导的猜测。

他回头瞄了一眼那些没比学生们大多少的中二人类,没有反驳,只出声催促人往前走。

被邀请来的人类玩家被一队队士兵分流带走,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特种人的学生们眼睛发亮,还暗自嫌弃特种学校派来的小白脸。

原本以为会第一时间看见拉风的巨狼和狼身上的神秘帅哥,相比之下现在这位着实普通了些。

等八个人被分队安检完毕后,他们跟着林漾被带上飞船。

在踏进船舱之前,几人看见那个小白脸随意伸手拉起装行李的拖车,又轻而易举将其扔上飞船,大为吃惊。

“哦吼~”三号更是夸张地赞叹,表示对林漾露的一小手的满意。

飞船很快驶入极夜之中,周围的人造景色变幻后退,待越过一片沙漠后,他们终于到达了极夜的最黑暗处。

在特殊学校乱七八糟的人造光源之中,唯有一个位置显得暗淡,它看起来像是弥漫着不详气息的黑洞。

等飞船的舷梯放下之后,玩家们才知晓这就是宣传图上的“血手印乐园”。

“请大家同我去入口处签到。”

林漾的声音猛地自后方响起,正趴在门边不敢动作的玩家们都被吓了一跳。

排在前面的几个人迟迟不动,那个签下“生死状”的三号杀马特更是在门口徘徊犹豫,最后只能在和人拉扯中完成签到。

签到后待人一落地,四周光源便极速变幻起来,几经调试的光柱终于定格在血红色之上,将天色和建筑群都染红。

林漾在满天红光中和玩家挥手告别,并提示他们可以顺着小路往黑暗里走。

场地周围静谧无声,只有黑色与红色交错的光沉默地打在道路深处。

等玩家们走到尽头,映入人眼中的便是一栋散发着诡异气息的小楼。

他们越走近,越觉得气氛诡异。

楼内的昏黄灯光随人走近而亮起,一闪一闪好像接触不良的样子。

“这都是恐怖片里常见的元素堆积。”不知是谁先开口,试图开解众人。

但微微颤抖的语气可没他话语里这样毫不在意。

好在大家会选择参与这种游戏,就大多都是那种好奇心重又好面子的年轻人类。

他们不会因内心的恐惧后退,反而会表现得更加无畏。

于是,呈现在秦愉辰镜头中的便是这副景象,玩家们互相打气,再一点点摸索着前往目的地。

再离近些,若有似无的哼唱声便飘散过来,玩家侧耳细听,发现是一首常见童谣的改编。

它只将歌词微微改动,说欢迎十个人来这里,你们有说有笑很开心。

二号女孩作为首都星内惊悚乐园的常客,不会放过任何线索提示,听见数字,她第一反应就是查看周围同伴。

和下飞船时一样,她数了两遍都只有八个人。

但警惕的她仍选择后退半步,微微错开大部队一些,然后向左右张望。

“少了两个。”反应过来的其他人也这样说。

他们也学着二号的样子散开,但碍于视线被黑暗阻隔,并不能很好看清周围的一切。

“等等…嗷!”三号杀马特像是受到了惊吓,突然叫得撕心裂肺起来。

他扑腾着甩手,似乎要逃出黑暗的禁锢。

刚刚在二号数人时,他便感觉不对,周围的黑暗似乎更加浓稠,温度也随着骤降。

自以为开启什么隐秘关卡的三号,好奇地将手伸入黑雾,瞬间便发觉自己手被按住。

他的小指像是被什么冰凉滑嫩的东西勾住,人一动,那个东西就也更贴近一分。

黑暗里林漪捏着人手,冲着门口摄像头的位置隐秘地翻了个白眼,而后将身体与三号贴得更近。

她特地选择这个咋咋呼呼的人类,就是看中了这人的傻大胆和好奇心。

但没想到他这么胆小,被拉住手后就僵硬地不敢往黑暗中看。

这样下去自己迟迟不能出场,无奈林漪只好转换策略。

从试验场出来的她状态好了很多,虽然身体仍旧虚弱,冰凉的体温和苍白的脸莫名符合林漾给她设计的新角色。

她一手揉乱自己头发,一手借力贴近三号,造成自己刚从浓雾中被拉出来的错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