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妹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偏他不敢还口。

什么不关心百姓疾苦是假的,他平常也没这接济人的雅量。小妹更不会因此来讥讽他。

实则他没及时救治周文泰,让她心疼罢了。

“你骂吧,我一个小小庶子,怎么敢跟嫡女大小声。过来冒着掉脑袋的风险、行善事,还被骂。这是我应得的。”

“少在我这装可怜。相府从来没有嫡庶之分。”时玥筝剜了他一眼,已早早转身回了屋子。准备扶周文泰上马车。

时克然好不容易装一次可怜,还被人识破了。

臊眉耷眼地道歉:“都说长兄如父,结果我天天被你骂。好吧,是我的错。我确实没办法评估周兄伤到什么样,我也不想拿吉人自有天相当借口,若你没来,他又在我来时撑不住了。我余生都会自责。”

一边骂妹妹不该来,一边自己也不来。时玥筝对他的憎恶,达到了顶峰。

爱之深责之切,若是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也没义务来救人。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不骂我,还能跟谁发泄呢?你又没有折磨下人的习惯,她们为奴为婢可怜,你不能让她们雪上加霜。只有我,浪荡纨绔,我承受能力强,随意骂我没事儿。”时克然跟在他身后,与她一并进了屋。

“但你也不能一味冤枉我,周兄没死在狱中,还能以死在狱中的由头,将此事搪塞过去。其中我是出了大力的。父亲不能给老将军奔丧,又无法照顾故人之子,也是忧心如焚。但我出面,要比父亲出面好得多。”

时玥筝表面上不动声色,却是暗中竖起了耳朵。

正欲张嘴说些什么,衣角被人小幅度拉了拉,回头,看见周文泰缓缓伸出了手。

“筝……别怪哥哥……”

是他时运不济、决策错误、自己没本事,怨不得别人。他已拖累相府太多,不忍心将更多人拖下水。

周文泰仿佛用尽了浑身力气,才呓出这两句,随后便一阵猛烈的咳嗽,嘴角渗出鲜血来。

时克然见状,一个健步跑了过来,伏在那草席做成的榻边,想握着他的手,最后还是作罢,怕碰疼了他。

“周兄,你别担心,我已找了身患绝症的布衣,让他代替你诈死。偷梁换柱,来个死无对证。只是以后要委屈周兄,改头换面,用其他名字和身份活着。”

时克然说罢,招呼过来两个小厮,搬来了军用担架,准备将他抬到马车上。

郑重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心事重,担心你死了,筝筝再无倚靠。所以不让她跟我争执。可你放心!血浓于水。我们今日吵架归吵架,明日若妹夫欺负了她,我直接拎着剑过去,把妹夫剁成肉酱。”

小厮企图将周文泰搀扶起,他明明没喊疼,只咬紧的后槽牙、青筋暴起,还是昭示着他的断骨、疼痛难忍。

“麻烦您——”时玥筝抓住那小厮的手臂,还是含着泪,松开了:“轻点。”

周文泰出了门,时玥筝坚持道:“上虞灼妹妹找来的马车,不要用相府的马车,免得引人耳目。”

“外面找来的马车,来路不明,不能用。我这马车,不是从相府出来的,外观看不出什么。”时克然说。

且里面的东西都准备好了,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沐猴而冠,就不是猴儿了吗?布衣穿上王冠,也没有天子之势。这马车就算摘取装饰,也难掩富贵。”时玥筝坚持道。

不能再耽搁了,小厮却是左右踯躅。

还是时克然咬着牙妥协了:“成,你跟少将军坐一辆。我坐后面那辆。”

小厮将周将军抬到马车上,虞灼坐在帘外,跟马夫一起赶车。

时克然起步前,又问了句:“去哪个农庄?”

相府在各城邑都有宅子、果园、田庄,有些是自己建的,有些则是其他朝廷大员送的,盛情难却。

“去坞县,那里离咸阳城远。”时玥筝说。

时克然想反驳说‘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可知晓小妹霸道惯了,对于周文泰的事上,更是一言堂,谁都信不过。

还是不再浪费口舌,只执行。

好在,时玥筝没因他跟在身后,担心他的马车招摇,暴露了行踪。

启程后,她与周文泰一并坐在车上,起初由着他歪倒在榻上,后看他脸色苍白,似受不住这样的颠簸。

干脆抱着他,让他躺在自己怀里。她肌肤柔软,总归要比马车上,坐着要舒坦得多。

“夫君,我该将你的断骨接好再行,可那里的环境脏乱差,我实在担心乱葬岗里,到处都是腐烂发臭的尸体,会有时疫,加重你的伤口。”

“是筝筝的灵丹妙药,给我续了一口命。”周文泰每说一句话,都要深呼一口气。

艰难道:“你从前连鸡都不敢杀,却要为了我,第一次杀人。而我只能躺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不,他们挖了我的双眼,我只能听着。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鸟尽弓藏的将军谋反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