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匪爆改京城女富商》转载请注明来源:趣书小说qushuxs.com

夜半子时,滚雨落下,劈里啪啦地敲打着屋檐窗扇,施绾柔轻轻翻个身,折起被褥一角,确定身旁林贤没有被惊醒,才蹑手蹑脚地下床,支开半窗,焦急地望着偏院方向。

火早就该燃起来了呀!怎么回事!

一双锦履重重碾着地上只烧掉一角的纸灰,黑沉的眸子凝视过来,高翘的眼尾添上几分邪气,左手接住些许廊檐掉落的雨水,高垂着手掌,夜雨顺着指尖浸湿纸张。

她甩了甩手,声音近乎无情,“喜儿,即便我没发现,你抬头看看这场雨,火也是烧不起来的。”

发现金元宝不在包袱里时,林越舟就意识到不对劲,她很确信自己装足了金元宝放在包袱中,除非有人进过她屋里动了手脚。

她不在院里的时间很多,有人想做些什么,不难。

喜儿双膝颤个不停,跪倒在廊下,大姑娘无形间施加的压力让她喉咙发紧,胸口剧烈起伏几下后才敢张口,“姑娘...误会了,喜儿看姑娘近半夜未归,担心姑娘才寻至偏院,这火...是风把纸吹起的,不是姑娘想的那样!”

她半蹲下来,直视着喜儿冷笑道:“我怎样想的不妨告诉你,你发现我派小珀买了祭奠用品,猜测我要祭拜生母,于是提前在我准备的包袱中动了手脚,等至半夜一路尾随,赌的就是我会折至院中取被你藏起的金元宝。”

“趁这时间,你放火烧院,等我回来,你再大声疾呼,让所有人以为是我祭拜生母失火造成的。然后呢?你图什么?”

“不...不是这样的!”喜儿眼神飘忽,嘴里只会一再重复,平日里自己最是伶牙俐齿,可现在除了一概否认,竟寻不到一个合理由头。

“我告诉你她图什么!”林越舟拽着对方衣袖猛地站起,浓黑的瞳仁与暴雨夜融为一体,“她不满我祭奠生母,一而再再而三地借由她捏造出的过错让父亲厌我弃我,她怕我取得父亲的信任,更怕她的主母位置不保!”

喜儿愕然,怔在原地半张着唇,不可置信地盯着她,姑娘在院中从未发过脾气,即便下人失手打碎瓶盏,姑娘也没有过一句重话。

怎么今夜倒像是疯了一般?

“喜儿,我说的她,是谁你自然知道。”林越舟倏地松开对方衣袖,神情转瞬变得漫不经心,从后腰间掏出红绒鞘匕首把玩着,“桑国律法有云,放火烧官廨宇及私家舍宅的人,处三年有期徒刑;纵火造成的损失满五匹,流放二千里。”

喜儿闻言瑟缩,可刚刚一番话提醒她想起了幕后之人,捏着袖子强自镇定道:“姑娘说的是哪的话?这儿哪有火,姑娘虽是主子,平白诬陷人的话也是不能说的。”

“时间不早了,姑娘早些回房休息,莫要淋雨伤了身子。”

说着绕过她身侧,低头快步往阶下走去。

不过转眼间,颈侧一凉,喜儿低头瞥见一抹寒光正抵在自己下颌处,她吓得连连后退,失声尖叫着撞到廊柱。

可雨声太大,声音像被冲散了般消失无痕。

“我查过你,你和福儿是曾妈妈从外面买的,跟在施绾柔身边五年,凭着张巧嘴深得她喜爱,福儿心实,凡事都听你的,所以在施绾柔跟前混得也不错。”

喜儿躲在廊柱后大口倒抽着凉气,一双眼因为惧怕险些瞪出眼眶,她想到姑娘那日带血回院的模样,心下一沉,今天怕不是要交代在这了,于是手脚并用地扒在柱子上,不肯撒手。

看这模样,林越舟险些没忍住笑意,不过还是强憋住了,师傅跟她说过,这世上的人多是畏威不畏德,怀远不怀恩,有时你需吓他们一下,才能好好坐在一桌上分析利弊。

“我回来后你应该发现我和施绾柔相处得并不愉快,她把你两放在我身边,其实摆明了你们两个是棋子,在必要时刻也可以是弃子。”

“你胡说!”隔着廊柱喜儿漏出一张脸来,过度的惊惧让她短暂忘却彼此的身份,“夫人待手下人一直不错,她是继室,与你不和算是人之常情,对你自是不会像二哥儿、三姐儿那般好,可吃穿月钱这些一概是不少的。你这般说她,多有不敬。”

“哦?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向着她。”林越舟饶有兴趣地哼了声,“那在你看来,她唆使你放火也是为了我好?”

“我听夫人院里说了,你嘲笑二哥儿,夫人只是想出...”话说到一半,喜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看向她的目光都变得没有底气起来。

“呵。”她把匕首收入鞘中别至后腰,放松地倚靠在另一根廊柱上,微眯着眼盯向对方,“你认识若锦吗?”

“若锦?”喜儿慢慢探出半个身子,小心翼翼地答道,“一个院的当然认识,她随夫人上船南下岐州,我和福儿随三姑娘先来的江州。”

“回来后你见过她吗?”

“曾妈妈说她偷盗船上东西,被罚回乡下庄子了,不准我们多打听。”

林越舟双手交叉抱胸,哂笑道:“真是满口胡话,八十大板打下去,人都废了,再放到庄子里去不管不问,有多少成算能活?”

“你若继续留在施绾柔身边,她,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好大一碗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书小说q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