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前夫他必有所长》最新章节。

李蘅动了动,试着撑起身子:“不行。”

她不能在这个时候有身孕。

“你别动。”赵昱语气难得无奈:“我去叫春妍熬汤药来。”

李蘅强撑着睡意等待,直至喝下汤药之后,她才安了心。赵昱又伸手来抱住她,她无力抗拒,软软的偎在他怀中,额头抵在赵昱胸膛处,很快便睡着了。

黑暗中,赵昱听到她呼吸均匀,还听到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异常响亮。

他搂紧了李蘅,下巴枕在她头顶上,阖上了眸子也想就这样睡去。可闭眼半晌,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睡。

他睁开眼顿了片刻,轻轻抽回手臂将李蘅安置在枕头上,起身去点了蜡烛,走回床边将青帐悬起半边,让烛光照到床上。

李蘅朝外侧卧着,一张脸莹白透粉,纤长浓密的眼睫卷翘着覆下,在眼下形成一小片阴影,琼鼻小巧挺直,唇瓣微微嘟起。一只手枕在脸颊处,睡相恬静乖巧,熟睡的她有几分孩子气。

褪去那一身厚重的衣裳和老气的妆扮,她也只不过是个才十九岁的小女儿家罢了。

赵昱侧身与她相对而卧,看着她唇角便不自觉地扬起。他静静瞧了她半晌,也没起身去熄蜡烛,揽过李蘅阖眸睡了。

翌日天不亮,赵昱便睁开了眼,蜡烛燃得还剩一小截,时不时响一声。醒神之后,他发现离早朝还有好一会儿,他伸手将溜出他怀抱且背对着他的李蘅重新拉回怀中,并让她面对着他。

“别弄我……”

李蘅在睡梦中蹙眉,很不耐烦的推了他一下。

赵昱失笑,原来李蘅也是有脾气的。他还是将她揽在怀中,垂眸细看。

从昨夜发现李蘅耳朵不能碰这见新奇事之后,他心底便生出一种抑制不住的亢奋来,以至于今日这么早便醒了。

他细看李蘅的耳朵,小巧白嫩犹如白玉雕就,耳垂浑圆一滴,色泽润润的,看着软软糯糯,叫人忍不住想触一触。

赵昱触到那微凉的耳垂时,指尖轻轻勾了勾,心中升起一股难以言表的熨贴感,满心喜爱。

李蘅痒得手在耳朵处掸了一下,没睡饱的人不满的轻哼了一声,翻身背对着她,一下窝到床里侧去了,潜意识里都要离他远远的。

赵昱看着偌大的距离,心也跟着空了一下。下一刻,他跟着蹭了过去,胸膛贴在了李蘅后背处,腿随着李蘅的睡姿弯着,大掌搭在了她腰上。

他是第一次这样将李蘅搂在怀里,好像大勺子里装着小勺子一般,这也叫他觉着新鲜。

他搂着李蘅,尽管睡不着,也闭上了眼睛,守着李蘅静静躺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屋子里蜡烛燃尽灭了,外面逐渐有了光亮,赵昱察觉怀里的人动了动。

他睁开眼询问:“怎了?”

“侯爷是时候该起身了。”李蘅欲撑起身子。

她不用看时辰也知道,此时该起来伺候赵昱洗漱穿戴了。

赵昱便是这样的古板,放着院子里的婢女、随从不用,非要她亲自起身伺候,尽所谓的“为人妻的本分”。

李蘅就着赵昱的手颤颤巍巍下床时,便在心底发誓,脱离了武安侯府这个火坑之后,她绝不再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