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阿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书小说q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楚心在铜像后的草垛里寻到一份规则,正欲喊杨天慈,那边便已经喊起来:

“楚心,我找到规则了!”

楚心脑袋轻轻一歪,看看手中薄纸。

是有两份规则吗?

她走过去,和杨天慈在铜像前汇合,一同伸出手。

“咦,你也有啊,是一样的吗?”

“好像不一样。”

她手里是新娘/新郎守则,杨天慈的则是城隍庙祭拜准则。

他的规则纸上,甚至有小字备注。

见楚心在意,杨天慈索性一字一句地念起来:“你们是城隍大人选中的「贡品」,请按照天守村规则,完成祭拜和拜堂。”

“拜堂是主线任务,不可拒绝,拒绝将遭到抹杀。嗯……看来是要我们先祭拜,再准备结婚?”

在他读的间隙,楚心已经将自己手中的新娘/新郎守则看完,顺势接话道:“而且不是我们两人拜堂,而是我们分别和别人拜堂。”

杨天慈:“嗯?”

楚心示意他先看看新娘/新郎守则。

「新娘/新郎守则:

1、请先完成城隍庙祭拜,感谢城隍大人为你准备的姻缘;

2、黄昏来临时,你将得到新郎/新娘的信物,请选择正确的信物,并将你回赠给新郎/新娘的信物放进功德箱中;

3、完成守则1和2后,坐在城隍像前的蒲团上,闭眼等待花轿前来,拜堂结束前,请不要睁眼、不要说话,否则将被视为「残次品」;

4、媒婆身上佩戴着和「贡品」一个类型的红色信物,请跟随正确的媒婆离开;

5、路上听从媒婆指示,如果一定要拒绝媒婆的要求,请大声哭出来,媒婆一般不会为难你;

6、路上一切所听所闻,都是幻觉;

7、到达礼堂后,请在听见三声鸡鸣后下轿;

8、请一定好好感谢媒婆,并明确请ta离开,否则ta将会一直跟着你;

9、请保证在丑时前抵达礼堂,并在天亮前顺利拜堂。」

杨天慈沉默片刻,赞同了楚心的想法。

他们需要选择正确信物,就意味着要分辨自己应该跟谁走,去和谁拜堂成亲。

视线挪回守则第一条,他开口道:“看来我们需要先完成祭拜,上花轿应该是黄昏之后的事情,我们暂时不需要着急,还是先看看怎么祭拜城隍吧。”

他将手里规则放在两人中间,明明知道楚心能看见,还是读出了声。

「城隍庙祭拜准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超究极武神崩坏
【女主版简介】当28世纪最优秀的游戏公司们:任天堂、索尼、育碧、微软、EA、SE……等宣布联合组建工作室时,人类历史上最划时代的游戏就此诞生。完全潜入式开放世界RPG冒险游戏:《AliceGame(爱丽丝游戏)》。游戏发售当日,幸运抢到游戏机与卡带的少女爱丽丝登陆游戏。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手中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最新款SLP(SuperLevelPlayer)游戏机与一套空白卡带。1
其他连载276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