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不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书小说q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顾也白了他一眼,“游戏公司。”

这种问答游戏真的有必要吗?

“我们在进行什么项目,请问您知晓一二吗?”白子息继续发问。

这人是没完了是吧,顾也十分不情愿地回答,“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十个字都不到的话可把在场的两位男士给震惊到。

被卡在臂弯的白子息挣扎着想要抬起头辩论一番,口还没开,站在他们跟前的潮男先行插话。

他说:“顾大小姐,你这天天往这里跑是干啥来着?”

话是询问,更是质问。

没想到会突然被问,顾也有些错愕,直看着那位潮男,“你是在跟我说话?”

“不然呢?”潮男无语。

天天往这跑干啥?还能干啥,体验你们老板口中那个游戏呀。等一下,所以说,他们加班,是因为那个游戏?

就算是因为那个游戏,也怨不到我头上吧。

这家公司还真是从老板到员工全一个德性。

顾也正想回话,一直插不上话的白子息终于爆发了,音量不大,却把潮男给镇压住了。

而且只用了三个字。

“周逸兮。”白子息沉声喊道。

这三个字一登场,直接把潮男给喊愣住了,他直勾勾地盯着白子息,片刻后,脚后跟一蹬,“干嘛喊全名,我又没做错什么?”

那小表情既傲娇又委屈。

可他这一身潮男造型真的与神情很不搭,就好像肌肉男配了张娃娃脸。

这个场面出乎顾也预料,她看得有些看蒙。

“你这样子很噁心,”仍在顾也臂弯里的白子息艰难抬头,看到周逸兮委屈巴巴噘起嘴,顿时感到生理不适,“这里没你的事,回去干活。”

“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周逸兮视线落在那只勒住白子息颈脖的手臂上,“还叫我回去干活,明天罢工。”

喔,这话说得,顾也可太爱听了,必须立马表明,“我支持你。”

她抬起手朝前一摆,笑眯眯地看着周逸兮。

可这话周逸兮好似就不爱听了,他脸唰一下沉下来,“不罢工了,今晚开始申请加班。”

啊?

这又是什么剧情,顾也实在摸不着脑袋。现在都流行员工脑回路随老板吗?

“爱上不上,”白子息再次赶人,“反正现在给我马上回工位上。”

明明赶他回去工作的是白子息,周逸兮却一直恶狠狠地盯着顾也,眼神里充斥的怨念,顾也隔着两米远都能感知到。

所以她十分不解地发出疑问,“你看我干嘛?又不是我让你回去干活的。”

此话一出,周逸兮暴躁的小脾气更为张扬,使劲地踏步前行,特意停到顾也面前俯视她,一言不发,两张脸的距离不到十厘米。

因为身高差的关系,他俯视她仰视,还有一颗头被夹在两具躯体中间,白子息不是没有抗议,只是周逸兮在靠过来时,先下手为强,早就双手齐下,捂住他的嘴巴,同时控制住他的头。

如果说这一秒,顾也还是察觉不出对方对她意见颇深,是说不过去的。

而这位素未谋面的潮男为何会对她心生不满,顾也压根不在意。一个人,要做到人人都喜欢,是不可能的,自己有让他厌恶的地方,自然有他的缘由。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便一定是他自己的原因。本人纯良又心善,招不得一点人厌。

对视的两人就好似在进行谁先眨眼便输的游戏,气氛很轻松同时又很诡异。

办公区再次冒出一个个小脑袋,没敢光明正大地看戏,怕被抓个正着。

文件挡脸,战术性喝水,无来电接听电话,掩护招数花样百出。

此时,两个小脑袋瓜碰到一起装作讨论问题,“他们这是亲上了?”

从办公区看过去,尽管只有周逸兮的背影,但还是能看出他俯身靠近顾也,两人面对面,一动不动,举动略显亲密。引发遐想不足为奇,毕竟现在他们看到的画面已接近静止,除了仍在挣扎的白子息。

但他们讨论的音量没拿捏好,话一出,那些小脑袋立即转头看向他俩。

场面过于整齐。突然成为焦点,心虚得发慌。

爆出那话的员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与他假装讨论问题的同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默默为他摘下耳机。

女团歌声戛然而止,他眼睛嗖地瞪大,手捂住嘴巴。眼神里传递出,我闯祸了?

同事抿嘴眨眼。

静止的空间被一道声音打破。

“给我离她远点。”白子息躁动起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