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渡鹤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书小说q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虎杖悠仁在假装听课。

他把书从课本上稍微抬起来了一点,眼睛低垂,乍一看好似是在对着国文课本上的字句思考,实际上眼神越过了课本落在早见结衣的身上。

刚刚还把他盯得不自然的女孩子已经将眼睛闭上了,脑袋一点一点的,小鸡啄米般地睡觉。有两次她栽下去的幅度大了,就会短暂地清醒一小会儿,眨巴眨巴眼睛很快又伴着老师的讲课声进入新一轮的瞌睡。

可爱!

虎杖悠仁在心里无声地呐喊。

他又看了一小会儿,伸手拿起了自己的橡皮。打算把橡皮往正在打瞌睡的女孩子脑袋下面塞,又停住。

虎杖悠仁平时是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性子,无论是从他体育课后洗完脸就拽起衣服下摆擦脸的习惯,还是卧室里空空的衣柜和长满衣服的椅背都能证明这一点。

而现在的论据更多一条——

他的橡皮被用得包装纸烂了一半,露在外面的地方还被用得黑漆漆脏兮兮的。虎杖悠仁实在是不能接受将自己的臭橡皮作为早见结衣的枕头。

努力地用大拇指摩擦将外面的部分擦干净,又将烂了的包装纸取下来。虎杖悠仁对着那块被自己用自动铅笔戳出好几个洞洞的橡皮发懵。

虎杖悠仁豆豆眼版将橡皮闷闷地推到旁边去,犹豫着,将捏着的书本放平。

他看着睡着的早见结衣,看她出门时打理整齐的粉色头发被睡得有几根不听话地翘起来,他的手指变成小人,迈着小心翼翼的步子在桌面上行走,一点点靠近。

食指伸出来,他试探性地绕着早见结衣的身体摆动了几下,犹犹豫豫的,考虑用自己的手指作为枕头的可能性。

他想了好一会儿,右肩因为提高的动作而变得僵硬疼痛。最终手指小人还是迈着拖沓的步子,慢慢原路返回。

结衣不喜欢和人发生身体接触。

虎杖悠仁记得这句话,于是没有冒昧地用手指充当枕头,只是让手指小人离开时,轻轻地扯了一下早见结衣的裙摆。

因为睡觉的姿势被无意卷起一点的黑色裙摆被拉平,将刚刚露出来的一小部分大腿遮起来。

粉色头发的少年咬了一下笔头,闷闷地度过了这节国文课最为难捱的最后十分钟。

下课铃响没有让早见结衣惊醒,叫醒她的是断断续续的说话声,伴随着女孩子压低的小声尖叫。

她迷茫地看了看周围,酸痛的脖子令她抬起手来,像是拎起小猫一样拎住自己的后颈皮,上下地提起松开活动了几下。

虎杖悠仁还坐在座位上,不过现在的姿势是侧对着她。

他大半张脸都向后扭过去,只给早见结衣留下来一部分线条明朗的侧脸。琥珀色的眼睛里暖融融的,虎杖悠仁正仰着头,笑着和身后的那群人说笑。

和虎杖悠仁一起说说笑笑的女孩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围过来的,脸上有着浓郁的学生气和蓬勃的朝气,笑意灿烂又柔软,能看到枝叶繁茂的未来。

聊天的气氛很火热,看起来是聊得很开心。

早见结衣的眼神从虎杖悠仁的脸和女孩子们因为兴奋而显得粉扑扑的脸蛋上扫过,得出这个结论。

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到了一种极其格格不入的陌生感,身体下意识地往里面缩了又缩,直到背部牢牢贴在书本上。

直到整个书本建筑被她撞得大厦倾倒。

“哗啦啦——”

“……所以是需要在网上提前预定吗?有没有线下购买的方式?去了立刻就能买到的?”

书本倒下来的时候,虎杖悠仁还在和女孩子们说话。他暂时没有关注到自己应该还睡得香甜的小甜心,也放心自己认真搭起来的建筑物足够坚固。

——只是没想到早见结衣会用力地躲避,将一侧的书本压得失去了重心。

虎杖悠仁下意识地扭头,在看见自己的书本建筑坍塌后表情瞬间凝固。

事实上早见结衣也没想到的。

她刚刚的行为只是像是在下水道阴暗生活久了的动物忽然见到阳光一样,有一种身上被赋予了活着的刺痛感,触动敏感的神经,大脑下意识地向身体发出了逃走的指令。

书页的乱响在耳边炸开,她像一只受惊的猫一样被吓得浑身一个激灵,举起手臂挡在自己的脑袋上。

她不是那种身体锻炼得非常优越的咒术师,就算是身体素质被锻炼得超出常人,可现在全长只有二十厘米的身体捉襟见肘。

被书本废墟压在最下面,早见结衣眨眨眼,觉得手臂有点疼,像是被锐利的书角刮到了一样,火辣辣的。

她眼圈红了,有点不知道为什么的委屈想哭的感觉,但又忍住了。

早见结衣就着被压住的姿势躺在那儿缓了十秒钟,而后慢慢地挪动身子,打算用自己的力量爬出来。

只是还没等她开始自食其力,眼前被书本废墟全部遮住的世界开始变化。书本被一层层移开,教室的光钻进来,然后是虎杖悠仁的脸挤进她的视线。

早见结衣对上虎杖悠仁焦急的眼神,下意识地就将脑袋埋了下去,像是一只遇到危险就把脑袋埋进土里的鸵鸟,声音小小的:“……我没事。”

说了几个字,早见结衣又觉得自己这副样子实在是太过于软弱,于是很快就将自己的粉脑袋高高扬起来,表情冷硬:“只是不小心被书压在下面而已,这种程度完完全全不用在意。”

很大声,精神还很好的样子。

虎杖悠仁悬着的心放松了点,但没说话,依然抿着嘴挪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