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衣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书小说q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大部分开智野兽修炼的方式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按照仙盟“除了认可的修炼方式均判断为外道”的视角来看,跟魔修一样,属于“魔”的范围。它们的核心,自然也被称为魔核。

魔修数量少,魔兽更少,几百年未必能出一个金丹。这颗慧兽魔核是例外,据说是上古神兽白泽流落于世的魔核。其中记录了大量知识,跟修炼有关的只多不少。但无人能验证其真实性,仙盟数次想收编这颗魔核,却被永实城拒绝。

这是自然,因为它是永实的传世之宝。从永实落成之初就放在宗庙里享受香火,千年来庇佑一方人民,谁也不知道没了它会发生什么事。

仙盟不依不饶,永实城才想出一个折中的法子,每隔两代便让城主的儿子加入仙盟修炼。这样一来,永实不就是仙盟自己人了么?

“没想到永实城和仙盟背后还有这么复杂的故事。我以为墨兄只是去仙盟镀金罢了。”

离开酒楼后,两人回到客栈,柳湍雨坐在明雪枝的客房里,跟她商量明天的事。

“仙盟许多掌门、长老功力多年未得寸进,最近又把主意打到慧兽魔核上。墨倾出师早,可能还不知道这件事。”

明雪枝散下头发,柔亮的黑发垂在肩上,她低声讲述着仙盟往事,声音和微颤的烛影一同在不甚明亮的房间中摇曳。

她微不可闻地叹气,“还好他拜托我的不是守护魔核,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她转过头,发丝从肩头扫落,宛如一匹缎子。眸光盈盈,看着柳湍雨心中一荡。

柳湍雨低下头,心中一声叹息,她实在是太漂亮了,一举一动都牵着人的视线。

“咳,如果真是那样也不要紧,我会想办法回绝。”他干咳一声,假装在看窗外,实际上余光落在她身上。

他像一只警惕的仓鼠,目光不自然地飘荡,“但愿他钟情的姑娘也能察觉他的心意。”不知道说给谁听,话中之意只有他自己才明白。

第二天早上,跟姑娘约在客栈的茶楼,两人早早入座了。

柳湍雨叮嘱明雪枝不要先把墨倾的态度透出去,这是谈判的底牌。

明雪枝不解:“可是他们不是要谈恋爱吗?怎么变成谈判了?”

“你问住我了,其实我也不懂,但我觉得这两件事很像。”昨晚回房后,柳湍雨看了一晚上传承里的魔修恋爱秘诀,上面说谈恋爱很简单,就像拉锯战,她进你就退,她退你就进。

正说着呢,一名穿着月白蓝裙的姑娘婷婷袅袅地来到桌前,向二人福身,“敢问二位仙师可是墨公子的朋友?小女子兰桂。”

两人眼前一亮,起身回礼介绍。

兰桂梳着时下流行的云髻,头发像厚重的云层一般叠在头顶,上面装饰着素净的银簪花。脸上时刻挂着得体的笑容,宛如一杯香茶,令人心情舒畅。除了手腕上的念珠,她身上没有多余的饰品,看起来相当朴素。

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的闺阁小姐。

明雪枝偷偷传音给他:“她不可能是小偷。”

柳湍雨却摇头,“还看不出来,再观察观察。”他相当谨慎,自从听说了仙盟和永实的故事,他十分怀疑墨倾来找他们的用意,连带着每一个判断都小心翼翼。

兰桂优雅地入座,环顾一周后才问道:“今日怎么不见墨公子?”

明雪枝伸出一根手指:“他让我们来看看你的意思。”

柳湍雨捂脸,他在心中无声大叫,这不是马上就暴露了吗!

兰桂脸上微惊,她用手绢掩住嘴,似乎在掩饰害羞,“明仙师的意思是?”

“这个……明姑娘说的太着急了,她想说墨倾想约姑娘去逛惊蛰祭典,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他努力圆上,然后颇为无奈地看了一眼明雪枝。

“如果是墨公子相约,时间自然是有的……”兰桂拧着手绢,脸红地低下头。

两人同时呼出一口气。稳了!

明雪枝传音:“任务完成,我们可以走了。”她感应到附近有个厉害魔修,急着过去打架。

柳湍雨偷偷拉了她的袖子,示意她稍安勿躁,还有好多事没探完呢,总不能留他一个人面对一个娇小姐。

稳住了明雪枝,柳湍雨开始套话,“我们跟墨倾同窗数年,还是头一次看他为一个女孩子魂不守舍。”

姑娘抿嘴一笑,脸上藏不住地窃喜,全是小女儿家的心思。

柳湍雨话锋一转,开始胡说八道,“但我们分别许久,仙盟里几位长老甚是想念,此次前来便是叫我们劝他回太虚山看看。但见姑娘蕙质兰心,说媒的人肯定踏破门槛了吧,他一去,只怕耽误了姑娘。”他故意说错,如果对慧兽魔核稍有了解,就知道仙盟跟永实的关系目前比较僵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燃心

燃心

金刚圈
★★★本书简介★★★秦沂在学校外面一个郊外的废弃小楼里遇见了纪燃新,纪燃新提出一个奇怪的要求…
其他连载16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