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趣书小说】地址:qushuxs.com

周苏闻只能看出季唯洲脸上的笑容,心中不免嗤笑一声。

他原以为季唯洲比起之前,至少没那么怂,胆子大了不少,听到他和江淮雪大闹江家的事情时,倒是勉强能看的过眼。

江家的事他不清楚内情,但光是敢在江老爷子面前闹腾,就足够大胆了。但今日一见,却觉得还是和以前的那个懦弱无能的季唯洲没有任何区别。

周苏闻将车钥匙丢给季唯洲,打量他的视线嘲讽。

毛都没长齐的家伙。

季唯洲接过周苏闻抛过来的车钥匙,按下寻车键前,对周苏闻突然开口:“其实我练过。”

周苏闻不明所以:“练过什么?”

季唯洲没有回答他,躬身抱起酒意上头的江淮雪,莫世成在他身后大声喊道:“季唯洲,你就这么担心大少?”

前夫哥被派到江淮雪身边是江家的授意,这群纨绔紧抓着江淮雪和他不放,估计也是因为江家。

江家难缠,势力遍布,还是江淮雪难以走出的阴影。

他家祠堂我都砸过了,我还怕这些?

季唯洲有些赌气地想。他的任务对象至始至终只有江淮雪一个人,其他人的剧情线与他又没有任何关系,他做什么都不算违规。

“遇到老鼠了,不应该藏好食物,找灭鼠药,然后躲开么?”季唯洲抱着江淮雪,头也不回。

莫世成在他的身后气到跳脚,还有些其他的声音也紧跟着他不放,但他什么都听不到了。江淮雪勉强支棱起些许神智,对季唯洲道:“这回真是把命拴你身上了。”

季唯洲按下车钥匙上的寻车键,顺着提示音找去:“那你可以放心了,我还是很熟练的。”

“你……熟练什么?”江淮雪贴着他的耳朵说话,气息温热,“你从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开个普通的车上路,都能扣了一半的分,季唯洲,别开玩笑。”

难为他醉酒还能扯出一大通话来。

季唯洲没去问为什么江淮雪和前夫哥关系那么恶劣,还会知道前夫驾驶证扣分。江淮雪敏感多疑,找人跟踪前夫哥再正常不过。

他甚至能背着江家韬光养晦。

季唯洲什么都没去问,只是简单说道:“就这种简单的事,交给我还是可以放心的,不用紧张。”

江淮雪猛地挺起身子,双手捧着季唯洲的脸,鼻尖抵着他的:“季唯洲,命最重要,别逞强。”

周苏闻准备的车全是改装过的,江淮雪暂时摸不准江家的心思,但很显然要让他们得到教训是板上钉钉的事。

“狗爬……他们也得有胆子看!”

江淮雪语气有些发狠,那双深黑的眼睛染上血丝,从胸腔里涌出的怒意让他的面容阴郁,隐隐约约透出几分癫狂。

“那你呢?”季唯洲单手抱着他,另一只手直接掐住了他的下巴:“那半瓶白酒,你也不怕酒精中毒。”

江淮雪朦胧的视野里,唯一能看见的是那双在夜色里依旧明亮的眼眸。

他这才发觉季唯洲的眼睛是带点棕色的。

难得没带点蠢样。他想。

“我想喝就喝了,你还能拦着我不喝酒?”江淮雪转移话题,生硬地堵住季唯洲的嘴。

季唯洲没有说话,抱着他坐进周苏闻准备好的车里。江淮雪去扯安全带,季唯洲却是先俯身拦在他面前,率先扯出安全带替他扣上。

“没必要担心,”年轻男生的眉眼在车载灯那昏黄的灯光下显出几分少年意气的英俊,他转过头看向江淮雪,脸上没多少笑意:“算不上逞强。”

他的父母实在教了他太多东西,享乐与生存,没有一样是落下的。年少时期就玩过的东西在今天居然还能派上用场。

季唯洲扭过头,看向车窗。周苏闻的车就在他旁边,对方注意到他的视线,还能饶有兴致地抬手挥挥示意。

但他没有在看周苏闻。

车窗之上,是江淮雪的倒影。男人穿着黑色衬衫,额头,眉骨,眼睫,山根,鼻梁,双唇,侧脸流畅的弧度像是藏了隐晦的警告,又像是柄杀人的刀。

他从见到江淮雪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相处的家伙,性格上的刁钻刻薄一一体现在他的行为举止与相貌之上。凌厉阴郁的容貌,从不留情面的话语。

然而在这个时刻,他的第一反应却是去看江淮雪。

季唯洲很难说明这个时候自己去看江淮雪在车窗上的倒影是什么意思,他只是觉得需要让视线有个落脚点,好让莫名其妙沸腾的情绪有所缓和。

色彩鲜明的信号烟猛然挥下,引擎轰鸣犹如巨兽怒吼,改装车冲出重重烟雾,在蜿蜒的山路上咆哮撕咬。季唯洲面容紧绷,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

驱车的动作流畅迅速,没有给周苏闻半点机会。江淮雪的视线跟随他,山路曲折,树影幢幢,他似乎能感知到山风从他耳旁颊侧呼啸而过,留下风刃切割的伤痕。

季唯洲紧紧盯着前方,余光见后视镜里周苏闻跟在他身后,像只无法驱散的背后灵,根本甩不开。

“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为什么要奖励他!》转载请注明来源:趣书小说q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