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黄的烛光映照着地面上几乎折叠在一起的影子,陆檀眸色平静的看着埋着头的殷止珩,这个动作,甚至都不需要她多费功夫,就能轻而易举用匕首贯穿他的心脏。

但是僵尸的外表坚硬无比,寻常之物伤不了他们,想起那把断裂的桃木剑,陆檀微微眯起双眼,她现在已经没有多少道具供她使用了,但是距离击杀一千只僵尸,还有段很长的距离。

况且,在外面还剩下其他两名玩家。

她的名字还在,就说明这两位玩家也知道何川没有杀死她,不过能够在a级玩家手下存活下来,势必也会深受重伤,如果她是韩笑,一定会在整座山搜索她的踪迹,陆檀想起玩家之间的标记,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墓里来了。

相比于陆檀的思绪万千,殷止珩一心沉浸在她血液的美味之中,滚烫的鲜血进入他喉咙的瞬间,就险些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獠牙,他近乎虔诚的吸着从锁骨里不断冒出来的血液,直到最后只剩下露在外面的白骨。

那条伤口很深,在血迹消失之后,断裂的骨头便落在陆檀的眼前,他伸出手轻轻触摸着骨头:“很疼吧?”

陆檀从殷止珩的语气里听出怜惜,她顿了顿,摇头,对她来说,这不是受过最重的伤,何况当时她一心都在想怎么除掉何川,并没有过多的在乎伤口,加上何川在匕首上用了毒素,所以对她来说,这次还好。

她看了眼伤口的位置,断裂的骨头似乎相较于之前,隐隐有在愈合,只是速度很慢,她抬了抬右手,活动还是有些不方便,但是能够恢复到这种程度,陆檀已经很满意了,毕竟她一开始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殷止珩的视线顺着她的动作落了下去,他的声音有些哑:“骨头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谢谢。”陆檀的声音很浅,殷止珩便又抬头继续看着她,半晌,他才露出一丝笑容:“谢什么,算起来,吃亏的还是你。”

陆檀眉梢微扬,她将之前撕碎的碎布拿在手中,顺着受伤的部位,缠绕了一圈。

殷止珩看着陆檀的东西,微顿:“你以前经常受伤吗?”

他看着陆檀无比熟稔的动作,就像是她早已习惯受伤之后,自己包扎。

“还行。”

以前经常受伤,后面,能够伤到她的人就不多了。

谈话间,陆檀已经将伤口包扎完毕,甚至她还十分有闲心的系了个蝴蝶结。

殷止珩有些好奇的戳了戳蝴蝶结的尾巴:“很好看。”

陆檀懒得在这种话题上纠缠,她看着殷止珩放在桌面上的汤,上面还散发着热气,她问:“是给我煮的吗?”

“嗯。”殷止珩颔首,转过身将汤端了过来:“墓里就只有这些吃的,只能你委屈你先凑合下了。”

松茸熬制的汤,天然带着一股鲜味,陆檀轻轻喝了一口,眼睛一亮,毫不掩饰的夸赞道:“好喝。”

殷止珩的耳尖似乎有些红,他让陆檀坐下,慢慢喝。

陆檀搅动着汤勺,有些好奇的看向殷止珩:“这汤是谁熬的呀?”

总不可能是找僵尸给她熬的吧?要不就是从外面的村落里带进来的,但是后者应该更不可能,韩笑手上有追踪僵尸的道具,这些僵尸一旦在外面露头,他不可能放过他们的。

殷止珩没有正面回答陆檀的话,而是眉眼弯弯的看着她:“你喜欢就好。”

陆檀握着汤勺的手微顿,她看着殷止珩红的滴血的耳尖,心下了然,但是也没有揭穿他,将汤一口喝完之后,她才觉得恢复了些力气。

她问殷止珩:“现在大墓是完全封闭的状态吗?”

殷止珩点了点头,他的声音很轻:“外面出现了一些我不喜欢的人。”

他这么珍视的一个人,竟然被那群人肆意伤害,只要一想到陆檀险些死在他们的手上,他便有些控制不住他的戾气。

陆檀从殷止珩的语气听出对玩家的厌恶,她有些开玩笑的问到:“那要是我想出去呢?”

殷止珩一动不动的看着她,最后在她坦然的目光下,低下了头:“你不喜欢这里吗?”

见陆檀没有说话,他又低声补充了句:“外面很危险,那些人,都想伤害你。”

陆檀没忍住,笑了笑:“逗你玩的,你看我的伤口还没有好呢,出去的话,至少等到伤口痊愈再说吧。”

殷止珩闻言,便松了口气,他唇角微微弯起:“那你想逛一逛这里吗?”

陆檀点头,殷止珩就找来一套衣服给她换上。

翠绿色的青衫和他身上的这件,尤为相衬,殷止珩看着陆檀没有任何装饰的墨发,从自己的发梢上取下黑色的发簪。

“我可以为你挽发吗?”

古时候,只有确立关系的两人,才能互相挽发,但是陆檀对于这些习俗并不在乎,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她点头之后,殷止珩看向她灼热的目光。

大墓外面,在何川名字熄灭的一瞬间,韩笑就难掩饰自己的震撼,区区一名d级玩家越级把a级玩家击杀,到底是何川技不如人,还是陆檀在隐藏实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她即是王[无限]》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燃心

燃心

金刚圈
★★★本书简介★★★秦沂在学校外面一个郊外的废弃小楼里遇见了纪燃新,纪燃新提出一个奇怪的要求…
其他连载16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