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您刚才就那么轻易放过她!”一个同样黑袍掩身的人小声问道。

“这里不比别地,南少林的那个老家伙还在,若是冒然出手,怕是咱们都走脱不得。”

黑袍男人语气淡漠的说道。

“属下不觉得那个老秃驴会是爷的对手。”这是拍马屁了。

“小心使得万年船,那老东西的底蕴可不比旁人。”

接受完属下的吹捧,男人还是一副平淡的神色,随即打开口袋,掏出一张折叠工整的信纸。

打开仔细看完之后,男人神色不动,但是眼底却掀起惊涛骇浪。

“吩咐下去,扬州各地的人手暂缓行动,不准露出任何马脚,以防让锦衣卫他们抓住机会。”

“是,爷,我立马吩咐下去。”那名拍马屁的人员刚要离开,又被男人叫住。

“还有,告诉那些人,龙门镖局的白静远也来扬州了,让他们把屁股擦干净,别让那个杀胚看出什么来。”

“是!”

身后的数人立马领命,然后退入黑暗之中,只留下黑袍男人手里紧紧捏着那张纸。

“有点意思......”

。。。。。。

扬州大劫案的事情发酵的愈发猛烈,很多当地百姓痛批扬州官府拿自己辛苦的税银,去做实验,导致被盗窃。

总之作为扬州首府的临安,压力异常大,六扇门方面派驻了一位老捕快——诸葛平云,江湖人称‘铁衣神捕’,前来临安府坐镇负责。

旗下有四大名捕,铁血、追风、红衣、无名,都是堪称当世英杰的人物。

只不过现在这四位,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坐在临安府方面给安排的官舍中。

官舍中的大厅之内,堆满了各种类型卷轴、书册和资料。

“e=(′o`*)))唉!这日子啥时候是头啊!”追风是一位长相虽然俊朗,但带着一丝痞子感的青年男子,此时他正一脸痛苦的趴伏在桌子上。

“我看是没头了。”一身劲装打扮的少女红衣撇了撇嘴,感觉很无趣。

“你们俩这样让老师看到,估计要批评你们毫无斗志。”无名温和的笑道,手中一把折扇轻轻晃动。

“嗐,这有啥,只要能找到税银,别说老师批评我,就是打我骂我,我也能受着!”红衣一副倔强的表情。

“俺也是,只要能把这麻烦事儿解决,在下悉听尊便。”追风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你们俩,真是没救了。”无名自顾自的喝着临安府送来的好茶,顺手拿起一本册子,翻看起来。

“铁血哥!您吱个声啊,别这么不声不响的,搞得我以为你猝死在这堆书山里呢!”

追风看着身姿挺拔,英武非凡的铁血,一声不吭的翻着资料,连连哀叹。

“有那个时间,不妨再出去走访一圈,不行就跑一趟宜城,在实地勘探一下,省的在这里打扰我们。”

铁血语气冷淡的回答一句,又埋首在资料当中。

“别啊!我这段日子东跑西颠,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整个扬州都跑遍了,可是该找的人还是没得踪影。”

追风一开始还以为这次大劫案很简单,就是哪个不长眼的盗匪起了坏心思,出来抢劫。

哪知晓来到扬州,不过几个月,跑断了腿,也没搜刮出任何信息,简直要了他的老命,顿感此次任务的困难和长久。

“那就在找,一遍不行,就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我就不信这帮贼寇还能跑的了!”

铁血睁开眯缝的双眼,一股淡淡的杀气,流淌在客舍之中。

“动静不能太大,老师说过,这次事件,不能看做是简单的盗窃案,背后说不得有着更深处的东西,我们奉三法司的命令下来调查,第一要则就是不能把事情闹大。”

无名神色谨慎的劝着铁血,让他消消火。

“说起来,这次锦衣卫和东厂方面倒是很老实消停,没有怎么掺和临安府的调查。”红衣也转开话题,说起六扇门的两个老对头。

“东厂不用说,上次瀛州军需案之后,现在估计忙着给自己止血,没那份时间给咱们下绊子。”

追风语气有些不屑的嘲笑东厂的倒霉。

“锦衣卫就是有点甩锅了,估计是看到临安这边的水比较深,不选择插一足,那位新晋的徐同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洪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