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然花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书小说q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本来何巧和吴石头已经松口,愿意让吴建国娶陶红梅了,就按照之前说的彩礼来,但是陶红梅也得表态一下,日后要是结婚了,对娘家那边,可以帮衬,但需得心里有数,不能说一下子就将小两口的口袋都掏空给了陶家。

陶家那边对吴家的说法也很不满意,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但我家闺女养活了二十来年,正是干活儿赚钱的好年纪呢,给你家了,那以后稍微帮衬点儿娘家你们都不愿意,那我这是卖闺女呢还是什么呢?

两家就僵持了下来,这一僵持吧,现在就坏事儿了。

陶家那边就要提高彩礼了,你吴家既然想要我们卖女儿,以后不让陶红梅和娘家有牵扯,那干脆就将彩礼提高到一百六。

整整翻了一倍了。

之前这八十块,整个镇上都不一定有几家能给得起,现在这一百六,哪怕是将吴建国给切肉卖掉,也卖不到这么多钱。

陶家那边呢,今儿也是请了媒人上门,那媒人是能说会道的:“人家说的也有道理,好好个大闺女,养活到二十来岁,正好是干活儿赚钱的年纪呢,你家倒是好,一张口,以后不许和娘家来往……”

何巧脸都铁青了:“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能和娘家来往了?我说的是嫁进门了,就按照咱们十里八村的规矩来,四时八节,该回去就回去,回去也能带着节礼。”

周边都是这样的规矩,大节日过年,中秋,端午,清明,一年就这四个,女儿女婿都得带节礼回娘家。

有钱了买肉买衣服买点心,没钱了带粮食,带窝窝头,带菜团子,不管多少,都是心意,有些闺女会攒点儿私房钱给带回去,那也没什么,只要别掏空了小两口口袋,不影响小两口过日子就成。

何巧觉得,这样走娘家,没问题。

她怕的是什么?怕的是陶红梅拿着她和吴建国两个人的血汗钱,去给陶家兄弟盖房子,娶媳妇儿,养孩子。甚至,掏空她自己和吴建国也就算了,说不定还要谋算她们老两口的。

她当日里去,说的就是,陶家这兄弟几个以后的结婚,和陶红梅没关系。

谁知道让陶家给扭曲成这样子,何巧伸手将桌子拍的哐当当的:“有他们陶家这样扭曲事实的吗?再有,这彩礼,他们怎么不去抢啊?要一百六,你别说是满镇上打听打听了,你就是去县城打听打听,谁家的姑娘敢要这个价钱?这可真是要卖女儿了是不是?”

媒婆说来说亲的,不是来说仇的,赶紧笑道:“你看你激动的,我这话不是还没说完吗?我知道,这一百六,不是谁家都能拿得起的,咱们也都是普通人家是不是?可你家也确实是不占理,不管你心里咋想的,你话不能说明面上来是不是?那但凡有点儿志气的,人家谁愿意闺女受这样的委屈?娘家都不能管,那以后还回不回娘家了?”

“你放心,陶家也知道你家是挺好的人家,人家不和你们计较,这彩礼呢,你们要是拿不出来,我这还有个好办法。”媒婆笑着说到,何巧脸色阴沉沉,有心想将这媒婆赶走算了,可对上吴建国那眼神,她就有些开不了口了。

她心里也有些恼恨,要是这婚事真不成,难道老大还真要怨恨他们一辈子不成?

“你们村这绿豆糕厂的事儿我也听说了,你们家可真是福气深厚啊,一下子得了三个工作是不是?你看,这彩礼要还是按照八十算,那陶红梅进门,你们家这工作,是不是得给她一个?她自己要能赚钱,手里有点儿钱,心里也有底是不是?再说了,你看你这也做了婆婆了,到时候就不要辛辛苦苦去上班了,你只管在家做做饭,洗洗衣服,享享福是不是?”

媒婆笑着问道,何巧冷笑:“这福气给陶红梅她要不要?”

但凡女人,哪个不知道洗洗衣服做做饭这种家里的活儿,根本不轻松?不轻松也就算了,你下地有工分,你吃饭也硬气。你在家干活儿,谁给你算工分?别人说起来还都要说,不下地好享福,吃饭你都不硬气。

媒婆也是女人,何巧就不信这享福的狗屁话,她自己不明白!

何巧不愿意多说,起身:“既然陶家不愿意,那就算了,这门亲属,说实话,我一开始也是不愿意的,要不是我家老大……我压根不会提。现在陶家既然也是这个意思,不愿意,那正好,她陶红梅呢,既然要做天仙,那我吴家也不好拦着,日后就盼着她如愿以偿。”

吴建国喊了一声妈,何巧不耐烦:“滚开!我警告你,你以后要是再去见陶红梅,小心我将你两条腿给打断了。”

媒婆笑道:“大妹子,你也别着急,俗话说,这孩子都是债,你看你家老大,也二十来岁了,大小伙子了,养活这么大没少费心思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