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南看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书小说q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到了……看人参果树的时候了?

元纾在心底暗自嘀咕,她虽然听不明白师兄话里话外究竟在暗示什么,但正是这句话,无端让元纾多了一丝说不上来的危机感。

但无论如何,去看人参果树,一定是西游世界里无比关键的一个时间节点。

换而言之,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而且不仅如此,元纾又想起了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当时正疑惑人参果树上为何不见人参果,清风师兄便来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还不到时候”。

若按照自己这段时间的日程记录来看,她在道观中待的时间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久,不过是才过去一个月左右。这么快便到了结出人参果的时候,可见任务世界中时间流转与任务推进的进度比自己假定的还要快。

瞬间,心头涌上若有若无的压力与紧迫感。

自己要抓紧时间行动起来了!

纵使脚下恨不得粘着清风师兄一块儿出门,但还没等元纾琢磨出个像样的借口来,就见清风师兄依旧是一动不动地杵在门口,俨然是不要她相送的架势。

元纾不想自讨没趣,只好微微一笑,冲清风道:“我这就进屋用饭去了,师兄且去忙吧,不必管我。”

清风颔首,说了声“好”,还是站得笔直,只等目送了元纾进屋后,才四平八稳地转身离开。

在进了房间,元纾随手将饭菜放在桌上,丝毫没有要立刻坐下开吃的意思。她难得忽视了咕咕直叫的肚子,而是小心地将房门漏开一条缝,目光紧紧锁着院门的方向。

亲眼见着清风的衣袍消失在视野之中,她没有耽误,下一秒,就从屋子里钻了出来,径直溜进院子里。

接着,又蹑手蹑脚地躲在院门之后,盘算着借由大门的掩护,悄悄窥视清风师兄的去向。

清风才走出两步开外,就撞上了元纾意料之外的一个人——

明月。

明月好像是来寻清风的,满脸急切,终于见着了人,才如释重负般地叹了口气:“我说怎么寻不见你,原来是跑到西边来了。”

撞见清风,从来镇定自若的明月连脚下步子都快了几分:“好端端的,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还能为何?”清风一甩拂尘,语气里有对他明知故问的淡淡嗔怪:“给她送饭。”

他们二人都心知肚明,这里的“她”除去元纾,不做他想。

“嘁!”明月撇撇嘴,嫌弃道:“早晚都要送到后头去的人罢了,亏得你对她倒是如此上心。”

“莫不是……真把她当做自己的亲师妹了?”最后一句语调上扬,再配上明月看好戏的神情,显然意有所指。

明月也不过是笑嘻嘻地打趣一句,赶在清风反驳之前,很快又正回神色,正经道:“行了,饭菜也送到了,我们这就去寻山老爷与白夫人吧。”

他一手扯着清风,一面抱怨道:“人家上山这么久,苦等了这么些日子,可是万万不能叫他们夫妻二人再等下去的了。”

“分明这才是正经事嘛。”

虽说自己与两位师兄隔得有些远了,但此处僻静无人。明月和清风也不曾料到元纾竟然胆大妄为到敢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偷听。

因此,两人交谈时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倒是让耳聪目明的元纾大致听了个七七八八。

白夫人和山老爷……

两位师兄,这是要去找他们商议关乎人参果的大事吗?

元纾眼睛一转。

送上门的机会,不要白不要。正好自己先前也曾验收过,东院的那道墙,如今的缝隙已经可以让自己偷偷钻进去,也足以容下她的身量。

此时不去,更待何时?她东躲西藏地小心挖洞,可不就是为了今天的关键时候么!

“事有轻重缓急,我自然分得清楚。”那头清风对明月的提点心领神会,直冲他点点头:“走吧,我们先回房中,把东西拿上再去。”

元纾住的院子只有面前这一扇院门,两位师兄就堵在门口,她自然不好偷溜出来。一见人走远了,便迫不及待地推门而出。

两位师兄要回房先去取个东西,之后才会进入东院,拜会那对夫妻。这倒是给了她一些缓冲时间,不必急急忙忙地赶过去。

但空出来的宝贵时间可不是让她闲逛的,元纾一边小跑着,寻了近道往东院跑去,一边在心里盘算着。

时间上宽裕了,当务之急,是得先安安心心地给自己找个合适的藏身之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