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郢州富水》最新章节。

背抵上石壁瞬间就有温厚的唇撬开他的齿关将舌探进来,吻意凶急,丝毫不见在外的端正沉稳。眼上的手并未移开,他于黑暗中闻得人身上的紫藤香。

香气幽微使郑郁心绪忽如白云飘起,他抱紧来人缠回,缠绵的一吻来得冗长又激烈。

林怀治密吮着他的颈间,低沉道:“两日不见,思之如狂。砚卿,可是把我的心都带走了。”

“鸿胪寺中,来往不便,但我也想你。”郑郁贪婪地吸着林怀治的味道,在幽闭的空间里。两人无忌惮的交吻,直到愈发不可收拾才气息起伏的停下。

林怀治指腹抹上郑郁已被亲红的唇,说:“梅说那边我已办好,不过明日就会有人去万年县报官。”

“刘九安来了,正在圣上面前呢。”郑郁舔了下他的指腹,眼眉含秋波。

“那他就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且看太子和刘仲山如何编。”林怀治低头愤愤地在郑郁唇上咬了一口,说:“姑母这别苑中,空房甚多,郑少卿小心走火。”

“是你先勾我的,怎么又反口怪到我头上?”郑郁笑道,更加贴近林怀治健壮的腰身,下腹触物,嗔笑,“殿下你真是好不讲理。”

林怀治把他压回石壁,长腿踏入郑郁腿间,眼眸带笑:“那你能奈我何?”

“此处真要是塞外原野。”郑郁抚上林怀治的胸膛,一字一句道:“定将你就地正法。”

林怀治音色沉哑:“塞外浅草配郑卿,浓情欢时勿高声。”

郑郁俊脸羞红:“你的文采都在这儿?”

谁听此句都有羞红意,偏亲口所言的人,不会脸红半分,林怀治又道:“还有许多,你想听的话我慢慢作给你听。”

郑郁不好意思:“谁想听这个!”继而怕打击林怀治的创作热情,便伏在他耳边小声说:“下次在青纱帐里说,免得被别人知道成王殿下你私下如此放浪。”

“好!你又不会同旁人说我俩私事。”林怀治手早扯散了郑郁的腰带,滑了进去,轻揉珠玉,表情似是为难:“不过你要喜欢,但说无妨,我自信无人可比。”

郑郁:“......”

男人对于那事不都是很自信吗?但郑郁没有说出来因为林怀治确实可以自信,但他怕林怀治更加厚脸皮,于是闭口遮住吟声。

两人又缠吻数息,夏日衣料薄,不好弄出太大水渍,也只是轻吻。

假山外有数人的脚步声走近,林怀治收手给郑郁理好衽和衣裳,又在他眉间一吻,说:“有人来了,我晚间来见你。”

“好。来的是谁?”郑郁也低头看林怀治的衣裳有无错处。

林怀治答道:“听声应是太子。”

郑郁点头,两人出了假山,凉风吹走身上的热意。

林怀湘转步到时,见树影下林怀治神色还是如常般的疏离淡漠,细究其眉目间还有温怒。而他身边的郑郁身姿挺拔,表情从容,浅青宽袖掺银袍托人恰如那云中鹤,冷冽淡雅。

仿佛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强行在此碰撞,有些无法言说的违和。

林怀湘看到两人后,笑道:“是六弟和郑少卿啊。”

“四哥、四嫂。”

“臣鸿胪寺少卿郑郁见过太子殿下、太子妃。”

曲嫣莞尔一笑回了礼。

兄弟俩见面也没太多冷硬,毕竟还有外臣和女眷在。只是林怀湘说:“适才父皇还在疑问,六郎你去哪了?原来在这儿啊。”

看似关切却话中有话,皇子私下见臣,可不是好事。

林怀治答道:“与郑少卿巧遇闲聊几句,并非有意逃离。”

“臣在此与成王殿下相遇,与这山水别画抒心中己见。”郑郁神情局促,言语细致。

林怀湘哪能不了解林怀治这个闷葫芦,想必是冷话说多,伤着郑郁了。且前几日还是他提出让郑郁去商谈,又看两人平时无大牵扯,只以为当真是巧遇。

便道:“山水别苑有此景,不应有嫌才是。”

林怀治表情平淡的嗯了声,郑郁答道:“无嫌,是臣嘴钝,不得趣处。”

“哪能啊。”林怀湘做礼请林怀治走于另一侧,走过假山后,他又朝郑郁说,“真像你说的那般,圣上也不会让你去与戎狄使者商谈。我倒常常记起,往昔你我同读袁公门下的那段日子。”

“太子殿下政事繁重时,还记起与臣的往昔情谊,真是令臣受宠若惊。”郑郁走在他们三人后,言语细琢一番后谨慎答道。

林怀湘道:“二哥在时,对幼弟极好,对你也是。他故去多年,我常于梦中念起。”

郑郁思虑片刻后,说:“惠文太子纯孝仁厚,于下者持兄长与君者秉性关爱。殿下心头念起,才有夜来梦回,容臣赞愧,自惠文太子去后,少有梦寐求见君姿。”

走过假山,入眼前阔处的正是活水液池,池边烟柳正值葱绿,随扶风轻摆。林怀湘微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砚卿与我日日念着他,纵是仙人也不得分身啊。你说呢?六郎?”

林怀治冷冷道:“四哥说的是,我也常念二哥在心。”

“二哥走时,我未在前侍奉。”林怀湘怅然道,“未得见最后一面。”

曲嫣淡淡道:“长姐走时,我也未见最后一面。”

曲嫣口中的长姐,正是悼贤太子妃曲婉。

昔年德元帝情爱温元皇后,在她迷离之际许诺,来日的皇后必是曲家女。

林怀清长成及冠,德元帝早拟好旨意,将赵国公的孙女曲婉嫁给林怀清。只是那时赵国公病逝,婚事拖了下去。旨意未下,婚礼未成,两人就前后病故。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趣书小说】地址:q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