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珩给丹枫送食物的缘由,大抵是她觉得最近这位龙尊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据白珩的描述,因为丹枫平时不太爱说话,所以他们五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乍一看颇有一种“我们四个孤立你一个”的感觉。

但事实上,按照丹枫的性子,其实更可能是“我一个人孤立你们四个”。

当然这是开玩笑的,抛开一切事实不谈,他们的友谊也是坚不可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丹枫看玉兆的次数似乎频繁了起来,应星有的时候和他说两句话,就会看见他盯着玉兆莫名自顾自上扬的嘴角。

应星不是很能理解,那玉兆里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东西,惹得人恋恋不忘,白珩景元喜欢盯着玉兆还可以说是年轻气盛,丹枫啥时候凑上这个热闹了?他平日里对这种程度的娱乐向来是不屑一顾的。

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向神龙不见首不见尾的丹枫,变得更加行踪诡秘了起来,没人知道他会在什么地方出现,也没人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

总之这件事就这样在四个人之间传开了。

星:那啥......你们真的不考虑建个群吗?

至于白珩是怎么从这一系列事情中得出丹枫心情不好的结论,白珩说是直觉,而星还在思考。

从星的角度来看,她来的这么长时间里,丹枫好像一直都一个样,仿佛无论发生什么,都与他无关。

而星其实也很清楚,虽然他面上看着冷冰冰的,但细节上流露出的善意却一点没少,这一点倒是和丹恒挺像的。

对了,白珩还提醒自己不要忘了向丹枫收钱,搞了半天不是免费的啊!

.

丹枫在看到星的时候,还有些惊讶,甚至下意识地看了眼天花板。

而星一进来,就看见丹枫在看一张纸片,纸片上好像画了个什么东西,星只是随意瞥了一眼,还没看清,丹枫便把纸片夹进了书里。

除此以外,丹枫旁边还站着上次的那个龙师,正在询问关于他昨天怎么逃了太卜司例行占卜的事。

看着星走进来,原先还找回了一点长者尊严的龙师忽然拉下脸来,他下意识地捂住脑袋,意图骂骂咧咧,但实际上为了自己“君子”的形象,还是一言不发而后愤愤地出门了。

“他每天都来烦你吗?”

丹枫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你不生气?”

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把人家龙角拔了,不是,龙师压根就长不出那玩意了,所以说人不能,至少也不应该在这方面乱费心思。

即便丹枫什么都不说,星也大概对这畸形的关系有了一点眉目。

而后,丹枫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

“......”

而此刻,放星进来的龙尊近侍仍有些忐忑不安,他站了一会又来回走了几圈,确定星没有被赶出来之后,又莫名地舒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从他看见这个姑娘待在龙尊怀里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发现这姑娘不是一般人了。

这说不定是龙尊の小爱好呢,昨天喜欢天花板强制爱,今天就送顿饭当纯爱换换口味,他不愧是最会察言观色的龙尊近侍了!

一定是这样的!

接着,他就看见满头黑线的龙师从大门走了出来,临走时还不忘瞪他一眼。

近侍:......这差事还怪难做的。

.

“白珩托我来送你的。”星把袋子往桌上一放,“感谢你那天的解围,我还给你在袋子放了个小惊喜。”

星说完这话,又想起白珩说要收钱的事,犹豫了一下,掏出手机。

丹枫:“......”

这时,星忽然又意识到一件事:“话说,你是不是还没有通过我的好友申请?”

对于这件事,星本来没有特别在意,她一开始还觉得,可能只是丹枫没有看到罢了,不过时间一长,她发现,对方可能就是单纯得不想加她。

“我......”

丹枫犹豫了一下,才想起这件事来。

他这一辈子,遇见过很多人,也曾尝试过拓展朋友圈,但最终他们渐渐地都离自己远去了,有些可能只是失联,有些是道不同不相与谋,而有些是死了。

他也清楚,如今的这些朋友,或许也有一天要离他远去。

所以对于一个没见过几面的陌生人,他的本能地选择忽视,就像从前一样,而他也想不到这个陌生人,在日后会和自己有这么多的交集。

见丹枫没有回答自己,星想着本身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便试着打个幌子结束这个话题,而后她故意长叹一口气,装得一副很伤心的模样:“哎,想来龙尊大人日里万机,像我这样不必要的人......”

丹枫看着星将手揉上眼睛,心想着原来无视好友申请是这么伤人的事吗?再同他说一声不就是了,她怎么一副被辜负的模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崩铁]和龙尊谈恋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