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有刀后有尸,她进退两难只能僵在原地努力站直。

“哪都不去儿。”慕苦苦小声顺从的回答,“将军让我去哪我就去哪儿。”

她就是一块砖,爱往哪儿搬往哪儿搬。

“叫什么名字?”

“慕……瓜。”姓氏说出口慕苦苦才反应过来不能说真名,许是总被人叫苦瓜脑子一抽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跟了个瓜字出来,女孩慌乱抬眸看向裴焚小心补救,“不是,我叫慕花。”

“还骗人?”裴焚不悦轻哼。

“慕苦苦。”随着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身后盔甲再次靠近,慕苦苦急得险些跳起来,瘪着小脸低头欲哭无泪的说了真名,为啥每次说谎都能被人看出来?

“真不乖呢。”裴焚刀尖在女孩皮肤上流连,令柔弱姑娘不停颤栗,她想后退却又碍于身后的尸体只能一动不动。

“你要杀就杀快点!”慕苦苦心一横干脆闭上了眼,她是发现了,她就像个任人摆布的破布娃娃,谁都能欺负毫无还手之力。要杀不杀的实在太折腾人了,与其战战兢兢不如死个痛快。

突然听见了利刃刺破皮肉液体滴落在地的声音,就在慕苦苦以为她的小命要被终结了的时候却发现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女孩诧异睁开水眸,一只苍白的手握住了刺向她的尖刀,本就血肉模糊的手又多了一道伤,是身后那具桎梏她许久的尸体救了他。

见小家伙吓傻了的模样,裴焚哂笑出声,本也没打算杀她。

“救了你呢,你却还怕他,真让人心寒。”啧啧,刚还觉得她挺有骨气呢,这会儿又眼泪汪汪的了,嗯……没落下来,还算坚强。

“谢谢。”慕苦苦扭头朝着尸体颤巍巍小声道谢,根本不敢直视那张四分五裂的脸。

哪有这样的,要杀她的人指着救她的尸体让她道谢,玩儿吧,怎么就不把她玩**呢。

“这就完了?”裴焚指向不远处的石台,“有针线呢,不给人缝一下?”

给尸体缝合伤口?

女孩小脸苍白很是抗拒,她从小到大都没和尸体挨那么近过,更何况这还是一具诈尸追着她跑的尸体,慕苦苦只是想象着那场面就头皮发麻。

女孩戒备的看着裴焚,想不明白这两个看起来长的一样的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她原以为是不同时间段的同一个人,或许是双生子,可如今看起来这两种猜测竟都不像。

这两个长的一样的人都是冰的,尤其是手下的尸体,又冷又硬。

她以为是正派将军的却是喜欢戏弄人的魔头,看着无比骇人的尸体却会伸手救她。

“本将军生平最厌恶不知感恩的人,若是让本将军看见这种人,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短刀没入棺材板,铮的一声,女孩小身子预料之中跟着一抖,颤颤巍巍小跑去石台拿了针线。

一转眼的功夫,那尸体已经躺进棺材里了。

慕苦苦哭丧着脸僵在原地,视线在那俩货之间转了又转,

要缝合伤口就得进棺材,这活儿她不敢干,这棺材她也不想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限宠爱流:夫君拉我躺板板》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