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乱码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书小说q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听见江月照的话,黑衣叶忘营即便又恢复了平静无波的表情,可冷白色的面皮却泛起了一层薄红。

江月照对他身份的怀疑程度已经到达了顶峰。

如此不正经,怎么可能会是叶忘营。

她举着剑不动,扭头看向白衣叶忘营:“我觉得你是真的,要不然我们趁现在把他绑起来吧,省得他再作妖。”

白衣叶忘营点了点头,从储物袋里掏出足有两指宽的绳索。

黑衣叶忘营看着两人的动作,抿起嘴唇,掀起黑色上衣,内里是雪白里衣,他道:“江月照,你仔细看看。”

白色里衣已经被血迹染红,周边还有几个烧焦的洞,血肉模糊,足以看出下手人的毫不留情。

“他偷袭了我。”

白衣叶忘营神色冰冷,也不甘示弱,背过身去。

他穿的是白衣,不需要再做什么,血迹便格外明显,在距离心脏很近的地方,血迹已经渗透了大半件衣服。

两人身上都有伤,江月照尝试理解:“这是你们互殴导致的?因为看见了两个相似的人,彼此都认为对方是假的,而且看伤势,你们的实力也在伯仲之间。”

两人点头,再对视一眼,又看向江月照,似乎是在等她定夺。

她眉头紧皱,若是黑衣叶忘营是假的,那也模仿的太粗劣了,真正的叶忘营怎么可能打不过呢?

可若是要她去怀疑毫无疑点的白衣叶忘营,她也无法做到。

......

江月照突然把月华收入剑鞘,她一改刚刚的警惕,退后两步,酒窝又出现在嘴角。

“你们看我干嘛?难道还等我我给你们断案不成?我跟你们可不熟。”

江月照说的不假,她失忆了,确实不够了解叶忘营,呆在宗门的三个月里,除了醒来的第一天,江月照见过叶忘营,除此之后江月照都沉浸在林羽婉严酷的训练中。

她再次看了眼测定仪,两个小点动也未动,距离他们进入秘境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已经可以基本排除两人真的是在原地不动的可能。

难不成是她出问题了?

他们这支队伍的目的,可不是一进秘境就被困在起点的。

不急,江月照告诉自己,心中的焦躁逐渐褪去,她强迫自己以更理智的眼光看待两个叶忘营。

她看向笔直站在她面前,沉默看她的叶忘营们,杏眸依旧圆润,可圆钝感却减去很多,带有剑茧的手指缠绕上耳边发丝,她笑起来,带点狡黠:“你们看起来很需要我的肯定,不如来试试讨好我?”

“身为我的挚友,知道我的喜好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眼下两人受伤都很重,自己未必打不过他们,而且自己后手很多。

而且他们应该是不想她死的,不然也不会在一开始提醒她,帮她挡伤。

江月照摩挲着储物戒指,里面有不少法宝,够她保自己一命。

白衣叶忘营上前两步,视线往下,看向她手上渗血的手臂,没再提灭痕丹的事,他试探着搭上江月照的手臂。

江月照没躲,熟悉的灼热与麻痒感传来,叶忘营又在给她疗伤,如江月照深入进其记忆时一样。

约莫半刻钟后,她的伤口已经结痂趋向愈合。

白衣叶忘营神色不变,问:“还疼吗?”

江月照冲他笑,颊边酒窝若隐若现:“多谢,好多了。”

她又把视线转到另一个叶忘营身上,问他:“你呢?没什么表示吗?”

黑衣叶忘营沉默把白衣挤开,手掌微张,一方白帕子就出现在眼前,他一边为江月照包扎伤口,一边想用灵力探入江月照的经脉。

江月照及时止住,也笑:“打住,还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呢。”

经脉对修士来说,重要性不亚于丹田识海,要是叶忘营动点手脚,她可不就全任由他们摆布了?

黑衣叶忘营又露出那种略微委屈的表情。

本来这种表情是很正常的,可偏生叶忘营本来的表情太过于恒长不变,因此有任何细微变化都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江月照受不了他做出这种表情:“停停停......”

他们这边还未分辨出谁真谁假来,异变却陡生。

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再次浮现,大地都开始震颤起来。

黑衣叶忘营与白衣叶忘营同时行动,站在江月照身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