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趣书小说】地址:qushuxs.com

来照顾陈渡的人到的很快。

苏在景买完退烧贴回来没多久,就到了。

本以为来的会是孩子的爷爷奶奶,再不济也是父母两边的亲戚。

但没想到,来的是陈渡母亲在国内的助理。

两人在病房外沟通交接了几分钟,苏在景跟傅哲就告辞了。

病房区的走廊空旷无人,二人脚步声几乎重叠,顺着指示牌找到电梯。

苏在景往前多走了一步,按下下行的按钮。

而后退回到跟傅哲同一条线上。

苏在景往旁边微微挪了一步,低头摆弄手机,用余光看身边的傅哲。双手插兜,随意站着,眼睛微阖,像是在闭目养神。

似是感受到她的目光,男人动了动,不一会右手从兜里拿了出来。

似乎还握着东西。

忽而,一把带着黑雪松味的钥匙在空中划了道抛物线,苏在景下意识伸手接住。

不明所以的看向傅哲。

此时,电梯到达,厚重的门缓缓向两边打开。里面空无一人,傅哲率先抬腿进去。

用手抵着门,抬眼看她,无声催促。

苏在景愣了几秒,攥着车钥匙,紧跟着进去。

医院电梯很大,苏在景进去后就拉开了跟傅哲的距离。

两人谁都没说话,安静到只能听见链条摩擦的声音。

苏在景看着傅哲低气压的背影。

一时拿不准,傅哲到底记不记得自己跟他说过,她虽然有驾照,但五六年没碰过车的事情。

她现在连步行导航都需要转一圈,才能分清往那边走。

退化到只能坐在副驾,当个开车的陪聊,投喂机。

电梯一层一层的下降,眼看要到一楼。

苏在景不再纠结,问出了心中疑虑:“真的要我开吗?”

傅哲挑眉,与电梯门映出的苏在景对视,质疑道:“你驾照怎么考出来的?”

苏在景:“?”

这跟她驾照怎么考出来的,有什么关系?

从科一到科四自己都是满分通过的好不好!

傅哲转身,来了点精神:“还是说你想看我被拘留?”

“……”

傅哲自顾自地下着结论:“苏老师挺有良心啊。”

苏在景:“我没这意思。”

电梯门再次打开。

“驾驶证分被扣完了还开车,按照无证驾驶处罚,”傅哲走在前面,好心给她普法,“处二百以上二千以下的罚款,并拘留十五日以下。”

他声线本就低,眼下因为奔波导致疲倦,嗓音沙哑低沉到极致。

苏在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他刚才的话。

她真的没想那么多。

只是单纯为了两人的安全着想。

自己有夜盲,还容易幻视,裸眼视力不到1.0。

平时工作的时候戴的都是隐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