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赛马娘之理塘传奇训练员》最新章节。

丁真取消了前往特雷森的打算,而是先去前往希望锦标赛的比赛场,但是虽然丁真和珍珠那一百八十万没花多少,但是希望锦标赛的比赛门票丁真不知道怎么买耶...

珍珠背着钱和锐刻五的箱子,而丁真抽着锐刻五在比赛的外围左顾右看

“就那里好了”

丁真穿过一段草木树林后爬上一棵树,接着顺着树的枝干爬过围墙,而珍珠不一样,她是腿力超强的赛马娘,只是跳跃**住围墙边缘后翻过身躯进到会场

好在这个钱箱锁的紧紧的没有掉下,而丁真看见珍珠也上来后,拉着珍珠向观众席走去,但丁真和珍珠不坐椅子,坐地上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很快,先由出赛的赛马娘登场,随着橙色长发的马娘走出,女解说员开始说话

“下一位登场的是这位赛马娘,第六号的无声铃鹿!”

而另一位男解说员也继续发言道

“她就是本场支持率第一的赛马娘,似乎也是整场比赛的焦点,胜率很高,不知道这一次表现如何呢?”

说着,无声铃鹿抓起身后的外套向着身旁一抛,很快所有人都迎来剧烈的欢呼声

而珍珠拍打着丁真的身躯说道

“哥,支持率是什么意思啊?”

听到自己老妹的提问,丁真也摇摇头

“我也有点不清楚,但好像就是很牛逼的人支持率就高吧?”

“哦?那支持率第一岂不是说明赢定了?”

“不一定哟”

说着还有其他赛马娘也登场,第二位登场的赛马娘和无声铃鹿一样头发是橙色的,不过这位赛马娘是短发少女,女解说员继续说道

“下一位登场的是这位赛马娘,七号位的侍兼福来!”

同样的,每个赛马娘登场都是男女解说员各说一句,男解说员补充道

“这个赛马娘很少比赛呢,但听说她占卜后说今天能赢,也是这场比赛支持率第二的赛马娘呢”

同样的,无论哪一位赛马娘都要抛外套,福来也抛掉身后的外套,然后迎来欢呼,但欢呼完,她们还是要自己捡外套的

珍珠又问了一声

“哥,占卜是什么意思啊?”

“珍珠,我也不知道啊”

但闲聊后,又有一只较小的粉发马娘走上前来

“下一位登场的是这位赛马娘,八号位的春丽乌拉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