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应淮原来伤得很重,他不过一直强撑着。

到了常叔家里,楚怜扒了他衣裳瞧,他肩上最深的伤口看着要化脓,另几处新刀伤一动便浸血,发了高热,昏迷不醒,水都好难喂进去。

楚怜情况比他稍好些,但她的外伤再不处理,估摸两个人要一起躺着等死了。

更棘手的是,他们都没钱。

常叔长吁短叹,和常婶上山,采了些止血清热的草药,让楚怜马马虎虎收拾一下。

第二日晚,封应淮高热不退,楚怜拖着条不能动的胳膊,勉强可以走动,她没有惊动任何人,趁夜色出了门。

当初封应淮给了钱,让常家老两口来作戏骗楚怜和封熄。

可常叔拿不出银子给封应淮医治,他和常婶有个光棍儿子,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这钱让他们儿子全搜刮去,田也卖光了。

常叔常婶一分没落着,还是老两口孤苦守在渔村里头。

楚怜今晚出门去当贼,这样下去封应淮不死也得烧傻了。

她随便扯块布蒙脸,路边捡了根棍子,走了小十里路进城,摸进常叔儿子屋里。

这人看着怂包,被楚怜揍得鼻青脸肿,却咬死了牙说没钱。

楚怜只翻出来几分碎银子,开贴好点儿的伤药都不够。

她转身进厨房拎了菜刀,作势要削他耳朵,刀刃割进肉里,那人方扑通跪下求饶,说了把钱藏在哪儿。

楚怜当夜搞了六十多两,敲开一间医馆,揪了个山羊胡的郎中,连夜赶回渔村。

郎中给封应淮诊了脉,上了药。楚怜熬好一大碗药给他灌下去,晌午男人发了汗,烧退了。

她此刻松了口气。

楚怜想,等封应淮能睁眼了,她就走。

他的人应该没几日便会找来。

郎中开的药一日三服,常婶洗了个炉子给楚怜用。

夕阳时分,楚怜便蹲在院子里烧火煎药,天气渐暖和了,她给炉火烤得满脑袋汗,身后传来淫/邪笑声,“哟,哪儿来的小娘子啊?”

“老娘,不是你给我找的媳妇儿吧?”

一个五短身材的男人踹开院门,眼角嘴角都是淤青伤痕。

楚怜认得他。

昨晚她才揍了他一顿,差些削了他耳朵。

常叔和常婶的儿子叫常大山,他被楚怜抢光银两,又回来找爹娘打秋风。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儿!这是借住在我们家的贵客!”

常叔打渔不在家,常婶端着了簸箕走出来,一把拉过楚怜将她推回屋里,手里东西砸向常大山,“你还没死外边啊!”

“好你个老东西,你儿子昨晚半只脚都踏阎罗殿里了,就是你咒得吧。”

“家里头你们还藏了多少银子,都给我拿出来,半边身子都埋土里了要什么棺材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