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小说【q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邪术学徒》最新章节。

在小许把婴灵从楼上扔下时,后厨冲了进来,我满脑子都是他和昏倒的妻子,因此忘记提醒他,之后又经过警局,饭店的闹腾,便把这事给忘记了,没想到却酿成大祸。

小许在朋友那里进来的衣服,竟然是从死人身上扒下的,不由让我想到了几年前的小凡,那些外贸的便宜衣服,真的不能随便购买。

几天后,有位同学打来电话,称香港邪术令他现在过的还不如从前,要我负责,我冷笑道:“以前我费尽口舌劝你们不要买,可你们却贪图眼前利益,现在出事了,反而怪我头上?你们也太会做人了吧。”

那个同学强词夺理:“当时小许也买了,他生意兴隆,没想到是你故意设的套!”

我哈哈大笑:“哪个下套的人会脑残到千方百计阻止上当的人买?你说话过下脑子好不好?”

这位同学可能感觉我讲的有理,顿时语塞,可他仍不死心,又从别的论点来攻击我,我嫌他烦直接挂断,并且把号码拉黑。

半个月内,有七八个同学打电话骂我,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终于臭名远扬,先是我身边朋友们离开我,又是我在同学圈里臭大街,难道这就是我的下场吗?

现在干掉了方醒,父母也不用在老家呆着了,我找朋友开车,把他们接回市里,父母握住我的手,关心的劝道:“小杰,不要再卖邪术了,咱改别的行业吧。”

我点点头:“最晚一个月后,我还要查一件事情,只有搞清楚真相,我才能安心退隐。”

父母很疑惑:“什么真相?”

我仰头看着天空:“也许这个真相,会令我无法接受,但不调查清楚,我将寝食难安。”

通过这些日子的留心观察,我对黑衣人是谁,已经有了个大概推测,但还不能肯定,为了得到验证,我拨通了陈小莲的电话,她高兴的问我是不是干掉方醒了?

我把斗鬼王,杀方醒的细节和他讲述了下,听到高人火生气的离开,她表示惋惜:“当年咱们几个联手赚钱,现在却各奔东西,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我让她先别感慨,提了几个在我心里的问题,出乎意料的是,陈小莲结结巴巴,不能对答上来,我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只是黑衣人已经这么惨,我又怎么能忍心把她揭穿?至于她的目的,我尚不知道,但脚趾头也能想到,和我有关。

可有些事情,躲,是躲不掉的,让真相公布于众的,还有条最重要的导火线,那也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在这个月内,还发生了几件比较有意义的生意,我要先把它交代下。

那天中午,我闲着没事,就点开自己在各大论坛发布的帖子,想看看有没有带价值的回复,没想到发现一个求助帖,发帖者自称姓明,是东北人,老公最近得了种很奇怪的病,她带着老公遍访名医,都没有治好,无奈之下只好求助当地马仙,可马仙只能让神仙附身,讲出线索,却不能解决,除了两句‘疼死啦’‘放开’便什么也没了。

这个明女士和很多急病乱投医的人不同,她更加理性,在帖子最后提出,拒绝交付押金,预约金之类的,只要把她老公病治好,就以五十万现金作为酬谢,但治不好,分文不给,愿意的来,并不勉强。

早就听说东北的女人比较聪明,这下我信了,帖子在今天上午还有最新回复,是明女士自己留的,内容是:“难道真没人能救我老公吗?”

在这句话付定金,车马费,过去便能解决’这类话,明女士对此不予理睬,我来了兴趣,从明女士提供的信息上判断,她老公像是中了降头,高人兴讲过,帮别人解降,可以积累自己福报,对我也有好处,于是我按照上面提供的联系方式,主动打去电话。

接通后,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说:“你是?”

这女人应该是明女士,我自报家门,明女士不屑的说:“又一个骗子,关于要求,我已经在帖子里讲了,车马费,辛苦费全部报销,但治好的话,一口价五十万,不够我可以再加,只要我感觉值得,钱不是问题。”

五十万并不是小数目,卖个山魈也不过如此,我动了心,另外明女士一口一个骗子,我实在气不过,拍着胸脯保证能解决,让她把具体细节讲一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趣书小说】地址:q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乖张

小乖张

八月糯米糍
《小乖张》为作者八月糯米糍创作,作品小乖张章章动人,格格党为你第一时间提供八月糯米糍精心编写原创小乖张及无弹窗小乖张最新章节,小乖张全文免费阅读。/p
都市全本45万字
失焦

失焦

岁枝
许星喜欢了颜词三年。每喜欢颜词一天,她就会折一个星星,在里面写上祝颜词平平安安。那天雨夜她躺在颜词怀里折星星,颜词说:“星星,将这玻璃瓶装满,我们就结婚。”“好。”许星答。婚后某天。
都市全本26万字
昼伏

昼伏

春意夏
在众人眼里纪时昼对谁都很友好,唯独对待方霁的态度恶劣,仿佛对方是一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而方霁还真是。被纪时昼命令脱掉衣服时方霁没反抗,事后才忧心忡忡地问:“小昼你喜欢男人吗?”纪时昼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蠢问题。五年前那个春天,是他把遍体鳞伤的小狗捡回家,并亲口告诉方霁一切都会过去。五年后的如今,所有人都觉得纪时昼对方霁不够好。只有方霁不觉得。而事实上,是人类离不开小狗。年下差两岁纪时昼x方霁口嫌
都市全本33万字
春风藏情

春风藏情

袖刀
[春风藏情,我心藏你]谢征初见温情那天,她盘腿坐在KTV包房外的走廊里,抱着一瓶可乐一边哭一边喝。陪着她的朋友问她哭什么,她抹了把泪,“他说他一直把我当妹妹,我可去他的妹妹……”路过的谢征脚步未停,只猜测这姑娘八成是失恋了。待他走到前面转角处时,姑娘的朋友语气转为无奈,“失恋了你倒是喝酒啊,抱着可乐发什么酒疯?”姑娘带着哭腔,很是委屈,“我也想喝酒啊,可我还没成年呢……”谢征脚步微顿,嘴角抽搐了一
都市全本46万字
情予温寒

情予温寒

欲晓
情予温寒作者:欲晓文案为何人人看了都想踹一jio攻的蛋子?原创小说-BL-长篇-完结双性-高H-产乳-强制爱生子一个(伪)性冷淡在撞破受的身体秘密后产生强烈反应然后啪啪打脸的集禽兽与憨憨于一身,只有名字高冷的攻。一个软糯磨人却不自知的受。一个伪性冷、伪强制,偶尔有点憨有点滑稽的故事
都市全本74万字
歧路

歧路

退戈
何川舟又做了那个梦,梦里少年顶着众人的质疑,意气风发又口气张狂地说:以后我要做一个人民警察!她觉得这人怪无聊的,不像自己,只想搞钱。十五年过去,该成长的都成长了。久别重逢,他坐在车里,隔着玻璃窗,一身西装革履,嘴里咬着根没点燃的烟,像是咬牙切齿,视线却微微瞥向外面,嚣张地挑衅道:“哟,何队。”所谓命运弄人大概就是,哪怕我初心未改,依旧走上了和梦想截然不同的道路。
都市连载53万字